荒木贞夫(荒木贞夫石津康彦)

荒木贞夫是日军“皇道派”领袖人物之一,也是倡导实施军人执政的始作俑者之一,曾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陆军大学校校长、第六师团长、教育总监、陆军大臣、文部大臣等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列为甲级战犯,在起诉和审判过程中,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的判决,否则,他将像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广田弘毅、武藤章等七人一样走上设在巢鸭监狱的绞架。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法庭上的荒木贞夫

荒木贞夫(1877—1966)是日本和歌尚县人,出身于武士世家,但到他父亲这一辈,却背离了祖宗的传统,开始弃武从文,并以教书为业,而荒木贞夫的少年时代,正值日本实施明治维新,当时学校教育也深受西方教育的影响,英语成为必学的语言,曾就读于东京英语学校,练就一口流利的英语。

在中日甲午战争的影响下,荒木贞夫继承祖辈的武士精神,报考了陆军士官学校,并于1897年11月毕业于该校第9期步兵科,这一期毕业生中曾走出6名陆军大将,他们是荒木贞夫、阿部信行、真崎甚三郎、松井石根、本庄繁和林仙之,因此被称为“九期六大将”,而这些人都无一例外地属于“皇道派”。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陆军士官学校旧址

1902年8月9日,荒木贞夫考入陆军大学校第19期,又与阿部信行、真崎甚三郎、本庄繁等人同学,在校期间适逢日俄战争爆发,遂于1904年2月9日中断学业,作为近卫师团后备混成旅团副官出征中国东北,该旅团三个中队乘坐的“常陆丸”中途被俄国舰队击沉,而荒木贞夫因没有乘坐该船而侥幸躲过一劫。

日俄战争结束后,荒木贞夫又回到陆军大学校复学,并于1907年11月以第19期“首席”毕业,成为“军刀组”并获天皇御赐军刀,被分配在参谋本部任部员,此后曾任日本驻俄公使馆武官,成为日本军界中的“俄国专家”。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陆大“军刀组”合影

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遭到西方美英法等列强的武装干涉,美国政府于1918年要求日本出兵西伯利亚进行武装干涉,日本政府编成由7万人组成的西伯利亚派遣军远征苏联,而荒木贞夫则被委任为驻“白俄”军事代表团团长,全权负责日本对苏联的武装干涉。

荒木贞夫与日本间谍黑木亲庆期间曾策划营救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企图以尼古拉二世之名请求西方列强支持和帮助,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进行武装干涉,结果尼古拉二世一家七口被秘密处决,时间是1918年7月17日凌晨,致使荒木贞夫的营救计划破产。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合影

截止到1919年底,随着新生苏维埃政权的巩固和扩大,日本武装干涉的企图彻底失败,但荒木贞夫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日本此后要想称霸世界,必须先行占领“满蒙”,并以“满蒙”为基地,“北进”攻击苏联并进而称霸世界,荒木贞夫的“北进”主张,在日本军界颇有影响,甚至成为一些青年军官的偶像,此后他曾任步兵第八旅团长、宪兵司令官和参谋本部第一部部长等职。

1928年8月10日,荒木贞夫出任陆军大学校第27任校长,这位浑身充满武士道精神的中将校长,亲自去火车站迎接新生入学,此举并不是作秀,而是其开朗的性格使然,他还经常与青年军官一起切磋剑术,由此拉近了与青年军官的距离,他的官邸也常常是青年军官聚会的沙龙,在一些青年军官的眼里,荒木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因此,荒木贞夫与真崎甚三郎等人成为“皇道派”的精神领袖。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皇道派”领袖之一真崎甚三郎

日本军界各级职位更迭频繁,其目的是在于培养中高级军官的综合素质,担任陆军大学校校长仅一年的荒木贞夫,于1929年8月2日被任命为第六师团长, 该师团又被称为熊本师团,是日本17个常设师团之一,与第二师团被认为是日军中最有战斗力的师团,曾在一年多前出兵5000余人在青岛登陆,沿胶济铁路攻占济南,制造了“济南惨案”,并在谷寿夫的率领下,成为南京大屠杀的主要元凶部队。

1931年8月1日,荒木贞夫出任教育总监,成为日本陆军三长官之一,另两个职位是陆军大臣和参谋总长,而教育总监在三大长官中,是实权和影响力最小的,尽管教育总监也在天皇直隶之下,但只是辅佐天皇执掌陆军教育大权。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荒木贞夫

1931年10月,参谋本部第二部第5课俄国班班长桥本欣五郎与长勇、大川周明等人策划了“十月事件”,拟袭击首相官邸和警视厅,刺杀首相若槻礼次郎、外相币原喜重郎、内大臣牧野伸显等人,拥戴荒木贞夫出任首相兼任陆军大臣,并建立法西斯军人独裁政府。

荒木贞夫事前对此一无所知,却因“十月事件”而成为军界瞩目的人物,并于1931年12月13日出任犬养毅内阁陆军大臣,使得陆军的话语权开始在内阁是“一言九鼎”,达不到目的就以辞职相威胁,而陆军大臣一旦辞职,也将导致内阁总辞职,另选首相重新组阁。

荒木贞夫是在“九.一八事变”不久出任陆军大臣的,此时正是日本制定对外扩张战略的关键时期,而时任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又是他的老同学,一个是陆军中枢首脑,另一个是执掌关东军的封疆大吏,二人联手并密切配合,很快就占领了中国的东三省,策划和炮制了“伪满洲国”,在遭到国联的质疑时,甚至叫嚣日本退出国联。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荒木贞夫

由于张学良在“九.一八事变”中采取不抵抗政策,致使日本很容易就得到了东北广袤的疆土和丰厚的资源,因此刺激了日本军国主义不断进行军事扩张的野心,不但迅速侵占了热河,而且又开始觊觎华北并不断制造事端,为全面侵占华北寻找借口和战机。

“一.二八事变”爆发后,日本海军陆战队遭到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的顽强抵抗,海军大臣大角岑生请求荒木贞夫派遣陆军一个旅团增援,荒木贞夫原本就在内阁会议上屡次敦促对华增兵,这时与陆军长期不睦的海军竟主动求上门来,荒木贞夫当场就答应了海军的请求,立即编组第九师团、第十一师团和第十四师团为上海派遣军,前陆军大臣白川义则大将担任司令官,由海军第三舰队输送到上海进行增援。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海军大臣大角岑生

中日双方在淞沪战场相持了一个多月之后,日本由于担心战事再拖延下去,危及到在中国东北的利益和统治,于是在英美法等国的调停下,最终双方宣布停战并签署了《淞沪停战协定》。

由于荒木贞夫的存在,日本军方在相当程度上控制了日本政府的话语权,无论是陆军还是海军都迎来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辉煌时代,对军方的指责之声也逐渐销声匿迹,为日本进入新军阀时代打下了基础,而荒木贞夫也被罩上了英雄的光环,“荒木将军”的形象和声望甚至远播到欧洲大陆,德国人还将荒木贞夫与墨索里尼、希特勒等人并列在一起,其肖像还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时代周刊上的荒木贞夫

荒木贞夫曾先后在犬养毅和斋藤实内阁出任陆军大臣,颇为巧合的是,犬养毅和斋藤实都是被军人刺杀身亡的,前者是被海军青年军官射杀,而后者是被陆军青年军官射杀,并分别被称为“五.一五事件”和“二.二六事件”,至于这两起事件是否与荒木贞夫有关,还有待更多的史料证实。

曾积极主张“北进”的荒木贞夫,受到外相广田弘毅和藏相高桥是清的强烈抵制,于1934年1月23日以患病为由提出辞职,并转任军事参议官,同时推荐其老同学真崎甚三郎继任陆军大臣,结果却被时任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否决,继任陆军大臣的是林铣十郎,此人原本也是“皇道派”,但后来却转向了“统制派”,并完全听从“统制派”的控制,从此“皇道派”开始在日本军界失势。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荒木贞夫

“二.二六事件”爆发后,引得裕仁天皇震怒,参与叛乱的“皇道派”青年军官遭到镇压,而以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等人为首的“皇道派”领袖被彻底整肃,荒木贞夫被勒令辞去军事参议官并退出现役,而真崎甚三郎甚至被拘捕并关进了监狱,此后,以寺内寿一等人为首的“统制派”掌握了军中大权,并促使内阁完全听命于军方。

在经历了四年多的退隐生活之后,不甘寂寞的荒木贞夫,于1938年5月应近卫文麿首相之邀担任文部大臣,其后又在平沼骐一郎内阁任文部大臣,一个前陆军大臣担任文部大臣也是够滑稽的,但荒木贞夫却不余遗力地以强硬手段,在思想和文化领域对日本国民进行控制,对异己者进行打压甚至是镇压,其推行的“国粹主义教育论”,为日本发动对外侵略战争奠定了思想和社会基础。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荒木贞夫

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荒木贞夫陷入了惶恐不安之中,驻日盟军统帅部于1945年11月19日发布了第二次战犯提名并下达逮捕命令,这份战犯名单共有11人,荒木贞夫被列为第一名,其中还包括他的老同学真崎甚三郎、松井石根和本庄繁。

1946年4月2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日本众多战犯中列出了28名罪大恶极的甲级战犯进行起诉和审判,荒木贞夫也名列这份甲级战犯名单中,并且是第一个走进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大厅接受同盟国正义的审判,1948年11月2日以一票之差没有被判处绞刑,而是被判为终身监禁。

荒木贞夫:仅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绞刑判决的日本甲级战犯

接受审判的荒木贞夫

1955年,荒木贞夫因病获得假释,当他走出了巢鸭监狱时,已经是78岁高龄的老人了,但他并没有深刻反省自己所犯的罪恶,而是不顾年迈之躯,在日本各地进行巡回演讲,以此刷存在感,体味以往有过的“辉煌”历史,直到1966年11月2日因突发疾病猝死。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荒木贞夫(荒木贞夫石津康彦)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