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裙之刑(铁裙之刑第几集)

在前几年大热的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男主琼恩·雪诺有一个在我们看来颇为尴尬,但在西方历史中司空见惯的身份,那就是私生子。

在剧中的维斯特洛大陆上,私生子是如此的司空见惯,以至于七大王国煞费苦心的给各自老大搞出来的非婚子女指定了专有的姓氏。比如北境的雪诺(Snow)、凯岩的希山(Hill)、河间地的河文(River)、谷地的石东(Stone)、风暴地的风暴(Storm)、河湾的佛花(Flower)、多恩的沙德(Sand),以及君临的维水(Water)、铁群岛的派克(Pyke)、塔格利安王族的黑火(Blackfire)等等。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如果没有私生子这个重要的角色,《权力的游戏》将变得索然无味

而剧中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战役之一,就是在琼恩·雪诺和莱姆斯·波顿之间展开的那场私生子之战。话说私生子这种对于在大多数东方人看来属于“家丑可不外扬”、恨不能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的尬事,西方人却堂而皇之的拿出来大肆宣扬,难道是他们开放、包容、博爱的象征?

扯什么犊子呢。

因为宗教等方面的因素,西方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间里奉行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但孔夫子说的那句“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论语·卷五·子罕第九》),可谓是放之四海而皆准——耶稣上帝或许可以约束西方的男人没法娶一大堆老婆,却管不住这帮家伙继续四处沾花惹草。于是但凡在西方历史上有点权力、财富或名气的男人,要是没有个把情人拿得出手,简直都没脸出门见人。

其结果,就是私生子大行其道。

比如诺曼王朝的首位英格兰国王威廉一世,在历史上有个酷炫霸气吊炸天的称号叫“征服者威廉”。但在私底下,人们更愿意称其为“杂种威廉”或是“私生子威廉”,因为威廉一世是他老爹、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一世和一位女仆“偶发激情”制造出来的产物。比如欧洲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达·芬奇也是个私生子,以至于他连个正式的姓氏都没有——他的全名 “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的意思其实是“芬奇镇的梅瑟·皮耶罗之子,列奥纳多”,其中的“da Vinci”是指他的出生地芬奇小镇,“ser”表明他的父亲Piero是个有身份地位的绅士,而 Leonardo才是他的名字。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达·芬奇因为是私生子,所以没有姓氏

再比如美国国父之一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个妓女生下的私生子,“阿拉伯的劳伦斯” 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是其父亲搞出来的5个私生子之一,就连著名的苹果大神史蒂夫·乔布斯在理论上也是个私生子。可以说要是没有私生子这个重要的角色,西方历史就得变得千疮百孔,简直没法看了。

相比之下,我们东方人就要含蓄内敛得多,也不会那么肆无忌惮的胡搞乱搞。在中国的历史上,固然也有以私生子的身份飞黄腾达或名垂青史的豪杰贤达,但其背后的故事却不简单,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后来被人刻意渲染甚至是胡编乱造出来的。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这方面的故事。

01

要说起中国历史上名气最大、对后世影响也最大的所谓“私生子”,那就非孔老夫子莫属了。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按照历史上绝大多数时间里的伦理观,孔夫子都算不上是私生子

据太史公司马迁考证,夫子的老爹叔梁纥跟正妻施氏生女儿生出个九宫格,唯有小妾给他生了个儿子孟皮,结果还是个瘸子。于是陷入继承人恐慌的叔梁纥不顾自己66岁的年纪,求纳刚满20岁的颜氏女颜徵在为妾,二人生下一子,就是后来的万世师表。

对孔夫子的诞生,太史公毫不客气的下出了结论:“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史记·卷四十七·孔子世家第十七》)。

这就是孔夫子乃私生子一说的由来。

话说像这样“一树梨花压海棠”的风流韵事在历史上数不胜数,也没见把谁数落成私生子,为啥偏偏把老夫子拎出来说事?

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老夫子曾慨叹过的“礼坏乐崩”。

在上古时期,因为人口稀少,故此历代统治者都大力倡导早婚早育和优生优育,并在道德和法律层面加以约束。其中的措施之一,就是禁止老牛吃嫩草:

“令壮者无取老妇,令老者无取壮妻。”(《国语·卷二十·越语上》)

因为叔梁纥与颜徵在之间的年龄差距达到了46岁,所以二人的结合在当时看来是不符合礼法的,这才被太史公斥之为“野合”:

“今此云‘野合’者,盖谓梁纥老而徵在少,非当壮室初笄之礼,故云野合,谓不合礼仪。故论语云‘野哉由也’,又‘先进於礼乐,野人也’,皆言野者是不合礼耳。”(《三家注史记·卷四十七·孔子世家第十七》)

可惜在那个年代,道德和法律仅为弱势者所立,对于位高权重者就形同虚设了。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在古代老夫少妻的情况数不胜数,也没见谁指责他们“野合”

按照这个逻辑,汉武帝刘彻都60好几了纳年不及20的钩弋夫人赵氏,还生下了后来了个儿子刘弗,咋没人说这位汉昭帝是私生子?唐玄宗李隆基也是在60岁时把时年25岁的儿媳妇杨玉环抢到了手,堪称是“野合中的野合”。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把第十女固伦和孝公主嫁给和珅之子丰绅殷德时,也没见亲家抗议皇帝陛下嫁了个私生女过来(弘历纳公主生母惇妃汪氏时的年龄分别是53岁和18岁)。

所以按照中国历史上绝大多数时间里的伦理观,孔夫子只能算是个庶子,而非私生子。

02

另一个也被大肆宣扬的所谓私生子,就是始皇帝嬴政。

大概在秦昭襄王四十八年(公元前259年)正月,嬴政生于赵国国都邯郸,生父为后来的秦庄襄王子楚(本名异人),生母是赵姬。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私生子,不过是无数仇恨始皇帝的敌人往其身上泼去的脏水之一

问题就出在这个赵姬身上——赵姬本是吕不韦的姬妾,后来被送给了子楚,婚后生下了嬴政,于是就被不怀好意者杜撰成了吕不韦的崽。

为了自圆其说,他们甚至不惜明目张胆的违背基本常识,睁眼说瞎话:

“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索隐】:徐广云‘期,十二月也’。谯周云‘人十月生,此过二月,故云大期’,盖当然也。既云自匿有娠,则生政固当逾常期也。生子政。”(《三家注史记·卷八十五·吕不韦列传第二十五》)

人人都知道“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要是吕某人包藏祸心,故意让赵姬“带球过人”的话,那么嬴政应该在孕期不足的情况下生出来才对。可问题是赵姬离开吕不韦都12个月了,嬴政才降生,这事可怎么圆?

那就只好胡诌八扯了——赵姬其实早就跟吕不韦珠胎暗结了,后者趁机将前者送给子楚,就是为了让自己的亲生骨肉在未来有可能当上秦国的王。至于为啥嬴政能在他老娘的肚子里蹲上12个月才出来,那是因为这家伙非同凡人,不整出个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神迹”,哪好意思随便降生?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要是怀胎十月孩子还生不出来,那叫难产,在古代基本就是一尸两命的结果。哪怕是在医学发达的现代,孕妇怀胎也不能超过11个月,否则还得悲剧。要是嬴政真的在赵姬的肚子里呆了12个月,其结果只能是胎死腹中,而且还得要了他老娘的命。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怀胎十月孩子生不出来,那就叫难产了。还12个月,真当后人是傻子?

其实在宋明理学禁锢国人思想之前,我们的先人并非传统印象中那样僵化保守,婚姻观也很开明包容,像赵姬改嫁这种事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比如汉景帝刘彻的皇后王娡,先是嫁给了个农夫金王孙,还生了个女儿叫金俗。后来王大美女觉得自己嫁亏了,就想离婚改嫁给时为太子的刘启,结果金农夫死活不干,于是这位汉武大帝刘彻的生母干脆离家出走、一女嫁了二夫,在今天就是妥妥的犯了重婚罪。还有宋真宗赵恒的皇后刘娥,一开头也是嫁给了个叫龚美的银匠,后来因为家贫被老公卖给了时为韩王的赵恒。再后来这两口子为了掩饰尴尬,还让龚美改姓刘,对外声称是刘娥的哥哥。

所以像赵姬这样先后有过两个男人的情况,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间里其实没啥可稀罕的,拿这说事除了无聊以外,还是无聊。

另外还有人因为嬴政曾称呼过吕不韦为仲父便立马脑补出一大堆狗血的后宫戏,实在是缺乏基本常识。话说“仲父”除了可以称呼父亲的(排行最大)的弟弟外,还可用于帝王对亲近的重要大臣的尊称。比如嬴政除了叫过吕不韦仲父外,著名的谏臣矛焦也享受过同样的待遇:

“皇帝下殿,左手接之,右手麾左右曰:‘赦之,先生就衣,今愿受事。’乃立焦为仲父,爵之上卿。”(《说苑·卷九·正谏》)

难道说矛焦也是始皇帝的亲爹?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吕不韦可不是始皇帝唯一的“仲父”

除此之外,东晋开国元勋王导也被晋元帝司马睿尊为仲父——话说司马睿和王导可是同龄人,就算这位皇帝当得再窝囊,也不至于认王导当爹吧?

所以说始皇帝除了有个二婚的妈以外,身世完全没什么问题,更跟私生子什么的扯不上任何关系。他就是赵姬与子楚婚后两个月怀胎,然后在10个月后顺产的正常孩子。只不过这位千古一帝在一生中得罪了无数废物,这些人在他生前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唯一的报复手段就是在嬴政死后拼命的泼脏水。

所谓始皇帝是私生子的谣言,就是这些废物无能狂怒的产物罢了。

03

另一个遭受到始皇帝类似待遇的,就是永乐大帝朱棣,但两者的情况又有很大的不同。

始皇帝的亲妈是赵姬,这一点从来都没有争议。而朱棣的亲妈到底是谁,则被一帮闲得蛋疼的所谓学者搅和成了一团乱麻。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朱棣的亲妈是谁可能搞不清,但绝对不是私生子

在正史中,无论是《明史》还是《明太祖实录》都白纸黑字的记载着朱棣的生母,就是朱元璋的原配孝慈高皇后马氏。这个事实在整个大明朝的绝大多数时间里,都从来没人有过质疑,就连朱棣的死对头、建文帝朱允炆都愿意为此站台:

“建文君曰:‘此(朱棣)孝康皇帝(朱标)同产弟,朕之叔父也,今日无辜罪之,吾他日不见宗庙神灵乎?’”(《大明太宗文皇帝实录·卷八·永乐三年五月己丑朔)》)

不过当事人都认定的事实,在过了300多年后却有一大堆人跳出来说,这都是假的、是骗人的,其中有黑幕。

比如清人朱彝尊就指出,根据修撰于明末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的《南京太常寺志》记载,在朱元璋的孝陵中诸后妃神位的摆放顺序是左一位为李淑妃,生子太子朱标、秦王朱樉和晋王朱棡,右一位为碽妃,生子朱棣。除此之外,明末何乔远所著之《闽书》、谈迁所著之《国榷》、《国史异考》都引用了这一说法。在南明弘光朝曾任刑、吏、工科给事中的李清,更是在其所著的《三垣笔记》里言之凿凿的说,钱谦益在弘光元年(公元1645年)元旦拜谒明孝陵时,看到孝陵神位的摆布跟《南京太常寺志》中的记载简直是一毛一样,绝对做不了假。

可是钱谦益这位因为“水太凉”而遗臭万年,还被满洲人毫不客气的打入《贰臣传》的著名汉奸,虽然一生中著作等身,但却从未在自己的著述中提及此事。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钱谦益的人品靠不住,但做学问还算严谨

虽然现在对于碽妃生卒时间、生平事迹甚至是姓名身世统统都搞不清楚,但要证伪此事却不难,因为还有个李淑妃。

根据现存于南京雨花台的《宣武将军佥广武卫指挥使司事赠骠骑将军佥都督府事李公神道碑铭》记载,李淑妃的父亲李杰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战死,时年38岁。由此可以倒推在朱标出生的至正十五年(公元1355年),李杰仅有25岁,作为他闺女的李淑妃顶多10岁出头——就算古人结婚再早,生理结构也与今人没啥差别,一个10岁的女娃就能生娃,这种鬼话谁信?

还有种说法称朱棣的生母不但是碽妃,而且碽妃还是个高丽人。这个谣言的源头还是那个祖坟可能被朱棣刨过的朱彝尊,又被民国人陈作霖大肆宣扬,让现在的宇宙国又有了个能嗨翻天的理由:

“予幼时游南城大报恩寺,见正门内大殿封闭不开,问诸父老云:‘此成祖生母碽妃殿也。妃本高丽人,生燕王,高后养以为子,遂赐妃死,有铁裙之刑,故永乐间建寺塔以报母恩。’”(《丛书集成新编·第十四册·养和轩随笔一卷》)

话说朱元璋称帝立国后倒是真没少从高丽搜刮美女,他的后宫中有个韩妃就可以确定是高丽人,还生下了个含山公主。不过朱棣生于元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那时候他爹老朱正在江南跟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陈友定等一众枭雄死磕,哪有心思惦记高丽美人?就算他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条件,毕竟那时高丽还是蒙元的属国,直到洪武元年北伐功成、驱逐了元顺帝妥懽帖睦尔之后,高丽王才屁颠屁颠的跑来称臣纳贡送美女。

而此时的朱棣都长成半大小子了,难道还得塞回“高丽碽妃”的肚子里重新生一遍?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宇宙国真应该把朱彝尊当国宝供起来

其实搞出这个谣言的朱彝尊都无法自圆其说,只好甩锅给谈迁写的《枣林杂俎》。可是即便我们把《枣林杂俎》翻烂了,也找不到与此相关的任何证据。

但甭管朱棣的亲妈是马皇后还是碽妃,也甭管碽妃是哪一族的人,她们都是朱元璋如假包换的后妃。因此即便朱棣的身世有争议,那也是嫡子还是庶子之争,根本扯不到私生子的问题上去。

那么关于朱棣是私生子的谣言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明嘉靖年间的史学家王世懋曾在其著作《窥天外乘》中曾明确指出,朱棣的亲妈就是马皇后,所谓其生母为元顺帝妃子的说法纯粹是别有用心之人泼的脏水:

“如成祖皇帝为高皇后第四子,明甚,而野史尚谓是元主妃所生。盖易代之际,类多矫诬快心之语。”

但是后来别有用心者如过江之鲫,还拿王世懋的话断章取义,非得给朱棣找个蒙古亲妈。比如在清人清萨囊彻辰(蒙古人)所撰的《蒙古源流》、刘献廷所著的《广阳杂记》中,都众口一词的说朱棣的亲妈是元顺帝的“第三福晋系洪吉喇特托克托太女,名格呼勒德哈屯”,而且在明军攻破大都时已经怀胎七月,然后被送到南京献给了皇帝朱元璋。可能是这位被元顺帝妥懽帖睦尔抛弃的小老婆长得实在太水灵,老朱丝毫不嫌弃她的大肚皮,欣然当起了“接盘侠”,又在3个月后收获了一个大胖儿子,即后来的明成祖朱棣。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永乐大帝真是被黑得好惨,真快连他亲妈都认不出来了

如果这事属实,那朱棣还真就成了私生子。

但这怎么可能?先不管老朱是否对大肚婆有特别的兴趣,问题在于前文已经说过,朱棣生于元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而明军赶走妥懽帖睦尔、夺取大都的时间是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这时间也对不上啊?就算所谓的翁妃挺着大肚子被朱元璋抢跑这事属实,又跟朱棣有半毛钱的关系?

朱棣的一生也是争议不断、仇人遍天下,所以也没少被黑。不过就算编瞎话也得长点脑子不是?真当后人都是傻瓜?

类似的故事还发生在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身上——据说雍亲王胤禛的福晋钮钴禄氏与翰林编修陈世倌的夫人恰好同日分娩,只不过前者生女而后者诞下一男婴。胤禛因为担心自己无后,便强迫陈世倌跟自己交换了孩子,这才有了后来的乾隆皇帝。而弘历得知真相后,还专门六下江南,跑到陈世倌的老家海宁去省亲。

对了,后来弘历又有了个大名鼎鼎的同胞兄弟,即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

简直没有比这更能扯的鬼话了。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在后人的演绎中,乾隆不但是汉人的种,还有个反清复明的亲弟弟陈家洛

话说弘历出生时(康熙五十年,即公元1711年),他爹胤禛才30出头,正年富力强而且已经生下过4个儿子了,为啥还会害怕绝后?更何况当时“九龙夺嫡”正处于白热化的阶段,身为皇子的胤禛心得有多大,才敢跟一个普通汉人臣子换孩子、“玷污”皇室血统?这不是主动往自己的兄弟手中送弹药,再来打死自己吗?

这样编瞎话的人,应该是觉得别人会跟自己一样蠢吧。

04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几个私生子,其实都是假货。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私生子出身的著名人物。

其中名气最大的,当属汉武帝刘彻的左膀右臂,即卫青和霍去病这对舅甥。

卫青的亲妈叫卫媪(“媪”是老妇的意思。卫媪很可能无名无姓,所以被叫成“卫家的老太太”),其身份在《史记》中说是“侯妾”,到了《汉书》中又变成了“主家僮”,基本与奴婢无异。至于他亲爹叫郑季,河东平阳人(今山西临汾),身份是个小吏,在平阳侯曹寿的府中供职,因此结识了卫媪。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卫青是货真价实的私生子

后来不知是日久生情还是别的什么缘故,郑季与卫媪私通,生下了卫青:

“大将军卫青者,平阳人也。其父郑季,为吏,给事平阳侯家,与侯妾卫媪通,生青。”(《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二十五》)

这里需要提一嘴的是,卫媪一生共诞下四子三女,其中的长女卫君孺、次女卫少儿、三女卫子夫和长子卫长君都是卫媪跟一个不知名的卫姓男子所出,所以连她自己都跟着姓了卫。可能是为了“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三个跟别人生下的小儿子卫青、卫步和卫广索性也都随了卫姓。

反正都是私生子,亲妈又身份寒微,所以姓啥都无所谓。

卫青年少时随郑季生活,于是这个外来的“野种”不出意料的遭到了后妈和正牌儿子们的联手虐待。所以他只好回到母亲那里,给曹寿的夫人、汉景帝刘启之女平阳公主当上了骑奴。

再后来卫青的异父姐姐卫子夫被汉武帝刘彻看中,封为了夫人,他才随之鸡犬升天被任命为太中大夫,成了皇帝的亲随。

这才有了后来他七征匈奴、“长平翼大风”的壮举。

不过关于卫家私生子的故事,并没有至此完结。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霍去病是个“私二代”,但日子过得比卫青幸福千倍万倍

卫青的另一个异父姐姐卫少儿,绝对是她妈卫媪亲生的。所以当她在平阳侯府当侍女时,就跟另一个小吏霍仲孺勾搭上了,然后二人生下一子,取名叫霍去病:

“霍去病,大将军青姊少皃子也。其父霍仲孺先与少皃通,生去病。”(《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列传第二十五》)

跟郑季一样,霍仲孺也是个渣男,对卫少儿始乱终弃,回头又娶了老婆,生下一子,取名霍光。

别的不说,单论生牛比儿子这一点,要是霍仲孺谦居第二,史上还真没几人敢居第一。

相比卫青年少时的曲折经历,霍去病这个卫家第二代私生子可谓是生在了蜜糖罐里。在他3岁时,就凭着三姨卫子夫的关系摇身一变,从一个卑贱的侍女私生子成了皇家外戚,而且深受刘彻的喜爱,简直比刘据、刘闳等亲生儿子更受宠。

可以说霍去病就是被二舅卫青和三姨夫刘彻联手带大的。刘彻喜欢这个孩子甚至到了想亲自教授他兵法的程度,结果还惨遭傲娇的小霍嫌弃的拒绝。后来霍去病擅自封狼居胥、明目长大的在御前杀人(李敢,名将李广之子,曾殴伤过卫青)——要是换个人这么干,早就被脾气暴躁且疑心病重症晚期的刘彻千刀万剐了。可小霍就这么干了,刘彻权当没看着,对这个大外甥只会没完没了的奖奖奖、赏赏赏。

若非霍去病英年早逝,西汉的历史一定会改写。

05

除了卫霍,史上能实锤私生子身份的名人,其实也没几个了。

比如春秋时期楚国令尹、因“自毁其家以纾楚国之难”(《左传·庄公三十年》)而被孔夫子赞赏不已的斗谷於菟。其实从“斗谷於菟”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其身世的端倪——楚国人称乳汁为“谷”,称虎为“於菟”,也就是说他是个被老虎哺乳养大的孩子。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母老虎带娃没啥好奇怪的,谁家里还没有一个……

为啥?因为这位著名的令尹子文,是他老爹斗伯比跟表妹私通的产物。为了掩盖这个丑闻,亲妈郧夫人将他遗弃在了云梦泽北(今湖北京山境内),据说被一头善良的母老虎所救,这才活了下来。

还有汉太祖刘邦的长子刘肥,他是老刘发迹前在泗水当亭长时,跟“外妇”曹氏生下的。所谓的外妇,也就是外室,相当于同居女友,总之没有名分,更不曾明媒正娶过,所以刘肥就是个妥妥的私生子。即使后来曹氏鸡犬升天被封为了夫人,刘肥也是个庶子,而且无法改变曾是私生子的事实。

再一个就是明朝万历年间的内阁首辅申时行了。据说他是一个申姓富商跟尼姑一夜风流后的产物,后被苏州知府徐尚珍所收养。直到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这位一直名为徐时行的大才子参加科举中了状元以后,才归宗改回了申姓。

恕我才疏学浅,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能找到的实锤私生子,也就这么几个了。

但是存疑可以争议一下的却有不少。

比如私生子刘肥他爹刘邦,关于他的降生在史书中是这么记载的: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

也就是说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刘老爹亲眼看着刘老娘跟一条龙在那啥那啥,然后刘老娘的肚子就大了,再然后刘邦这娃就诞生了……

烧脑不?狗血不?毁三观不?还有,你信不?

反正我是不信的。不过这种鬼扯的灵异事件在史书中属于常规套路,但凡一些了不得的人物、尤其是杰出帝王降生时,要是不搞出类似这样的唬人场景,基本都没脸出门见人。

比如殷商的先祖契,就是在他娘简狄吃了个鸟蛋后才怀上的,还引申出了个“玄鸟生商”的美丽故事;比如周朝王室的老祖宗后稷,也是他娘、有邰氏之女姜嫄踩到了巨人脚印生下的;再比如刘邦的儿子、汉文帝刘恒是因为他老娘薄姬“昨暮梦龙据妾胸”(《汉书·卷九十七上·外戚传第六十七上》)而降世,汉武帝刘彻他娘王娡因为“梦日入怀”而怀胎……反正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些了不起的大人物之所以能够诞生,都跟他们的老娘疑似和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物发生过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有关。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类似奇观太多,我也摘录不过来,只选取了其中的一部分

可能是史官们也觉得类似的描述有“黑粉”之嫌。于是自倒霉的刘彻之后,史书中描述的关注点就从“怎么怀上的”转到“怎么生下的”,尤其是注重描绘他们降生时恍如仙人渡劫的各种声光效果。

像是对士大夫最好的两宋赵氏皇帝,就受到了最优厚的待遇——两宋16位皇帝的本纪中,出生时“天降异象”的就有11位,占比近70%,在历朝历代中绝无仅有。

我们都知道这是在扯淡,可问题在于古人就信这些神神鬼鬼的啊。尤其是在董仲舒搞出个天人感应学说以后,一方面试图通过灾异谴告说限制君权,同时又利用各种人们搞不懂的自然现象,作为君父天然享有尊位及合法统治的理论根据。

所谓“国家将兴,必有祯祥”(《礼记·中庸第三十一》),那么当“圣主”带着天的意志降临世间时,如果没有出现殊异于正常人的异象,岂不让人怀疑是个假货?

再说回到刘邦是否是私生子的话题上,仅凭刘老娘跟蛟龙那段不可描述的经历,还真没法断定事实的真伪。

如果说契或后稷等远古人物诞生时的古怪故事还可以归结于神话传说,或者是婚姻制度尚不成熟,使得时人往往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而两汉之后史官们再为他们的帝王编造降生异象时,早已经验丰富,懂得如何避免尴尬。唯有夹在期间的刘邦及其儿孙的情况,就很难说得清了。

像刘恒和刘彻都出生在皇宫大内,除了皇帝陛下外的其他男人想对他们的老娘搞“袭胸”或“入怀”,不但可能性极小更是纯属找死的行为。所以这种异象可以理解为史官玩砸了的结果。而刘邦出生在一个普通农夫家庭,既没有什么礼法规矩约束,当时的民风也很开放,所以没法断定刘老娘是否当过一把“红杏”,才把刘邦弄到了人世间。而史官为了遮丑和拍马屁,才把刘老娘出轨的对象换成了蛟龙。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要是不搞出仙人渡劫般的景象,那些大人物一般是不屑于降生的

同样搞不清身世的,还有东晋的开国皇帝、晋元帝司马睿。

在正史中,一方面宣称司马睿是晋宣帝司马懿的曾孙、琅琊武王司马伷的孙子、琅琊恭王司马觐的儿子、晋武帝司马炎的侄子,是根红苗正的河内司马氏血统,同时又质疑他是生母夏侯光姬与疑似曹魏大将牛金的后裔私通诞下的产物:

“初,玄石图有‘牛继马后’,故宣帝深忌牛氏,遂为二榼,共一口,以贮酒焉,帝先饮佳者,而以毒酒鸩其将牛金。而恭王妃夏侯氏竟通小吏牛氏而生元帝,亦有符云。”(《晋书·卷六·帝纪第六》)

不光是《晋书》,同为正史的《宋书》、《魏书》和《旧唐书》以及《鹤林玉露》、《容斋随笔》、《宾退录》等野史笔记也同样言之凿凿的证实确有其事。

不过问题在于这个传说的源头出自沈约笔下,又被魏收大肆宣扬——前者身为南朝文坛领袖,却是公认的喜欢胡说八道,“沈氏著书,好诬先代,于晋则故造奇说”(《史通·内篇·采撰第十五》),而后者作为北朝三大才子之一,又最爱好给南朝抹黑泼脏水。再加上年代久远,司马睿的亲爹到底是谁,还真没法说得清。

但元顺帝妥懽帖睦尔的身份疑云,大概率应该是伪造的。

根据元末权衡所撰的《庚申外史》记载,南宋恭帝赵㬎降元后被忽必烈打发到吐蕃为僧,后来在甘州(今甘肃张掖)与一名色目女子诞下一子。恰好此时还没有儿子的和世㻋(后来的元明宗)来到此处,见到此子降生时“有龙文五彩气”的异象,就将这对母子收为己有,这才有了妥懽帖睦尔这位元朝的末代皇帝。后来又有明人袁忠彻在《符台集》中说,明成祖朱棣在观看妥懽帖睦尔的画像时,觉得他长得很像南宋的赵氏皇帝,于是妥懽帖睦尔是赵㬎之子的说法在有明一朝广泛流传,并被引申为赵宋德泽绵延,老天要报复蒙元灭亡宋室,才让赵㬎生下了妥懽帖睦尔这个亡国之君。

孔夫子、始皇帝、朱棣都是私生子?说这种鬼话的,不是蠢就是坏

妥懽帖睦尔也是够惨,不但亡国了,亲爹也被人给换了

其实妥懽帖睦尔的孛儿只斤氏血统是没啥争议的。之所以会整出这个闹剧,跟赵㬎也没啥关系,纯粹是因为蒙古人自己的皇位之争。

话说在两都之战后,元文宗图贴睦尔胜利登上皇位。可是按照当年元武宗海山跟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的约定,此时该继承皇位的应是和世㻋而非图贴睦尔。迫于内部压力,图贴睦尔让位于和世㻋,可谁知后者在位仅184天就挂了,按理说应该由其长子妥懽帖睦尔接班。不过这回图贴睦尔不想再让了,干脆打出妥懽帖睦尔非和世㻋亲生的旗号,不但夺回了帝位,还把那位后来的元顺帝给流放了:

“至顺元年四月辛丑,明宗后八不沙被谗遇害,遂徙帝于高丽,使居大青岛中,不与人接。阅一载,复诏天下,言明宗在朔漠之时,素谓非其己子,移于广西之静江。”(《元史·卷三十八·本纪第三十八》)

所以说所谓妥懽帖睦尔是私生子的闹剧,不过是源于政治斗争中的一个谎言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正像王世懋所言“盖易代之际,类多矫诬快心之语”,于是在元末明初那个混乱的年代,一帮吃瓜不嫌事大的闲人们才把坟头草都不知道冒出几茬的南宋皇帝卷进来,扯出这么大一个淡。

也是因为儒释道三教合流,导致因果报应之说大行其道,类似八竿子扯不上的谣言其实还不少。比如说宋徽宗赵佶是南唐后主李煜转生,来报复老赵家的灭国之恨,再比如乾隆皇帝本是汉人,甘当“深海同志”专门跑到大清朝来祸害败家等等。

这就有点“打不过你就强行收编你”的意思了,妥妥的孔乙己心态。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铁裙之刑(铁裙之刑第几集)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