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山羊的人(凝视山羊的人 在线)

50

那带头走进来的李宝金四下扫视,目光如刀。当他面对幸雪时目光中如欲喷出火来,狠狠地盯着。

良久良久,一动也不动。

其他人目光个个好似蝎钩蜂刺,都在盯着幸雪。

幸雪霎时间脸上全无血色,身子颤动,伸手扶住房门,似欲晕倒,随即一阵红晕,罩上双颊,定了定神,哀声道:“他大哥,俺也是刚刚知道,俺二儿子把他李爷爷当成大兔子了,这才扔石头打。孩子知道错了,看他那可怜不识见儿的小样,你还能下得手去打他?他大哥,你要打要骂尽管冲俺这当妈的来,俺让孩子给他李爷爷披麻戴孝发送,对了…这还有两根金条。”说到最后这句时,声细如蚊,几不可闻。

幸雪低头走过去,每一步都像有千斤之重,颤抖着从衣兜里拿出金条递上,踌躇道:“他大哥,俺没有别的意思,这钱不多,是给他李爷爷发送用的,事儿是俺家孩子不对。俺求你,看在孩子小不懂事份儿上,白(别)跟他计较,行吗?有啥事,就找俺这当妈的,只要俺能做到,绝没二话,行吗?”

幸雪已是在极情哀求,但谁也没有搭腔,如同小石子掉进了无底洞,笼罩着可怕的平静。

空气死了一般凝固:一切都停止了运动,连寒风都一动不动。

幸雪抬起头,但见一张张狰狞的煞神凶脸,横眉怒视,一言不发。

身上不由得凉了半截,心胆俱裂,汗毛竖起,急忙低头,不敢再看。

半天不见回音,幸雪又抬起头,正与李宝金目光一触,登时不由自主的打个冷战。

李宝金眼中射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凶狠之意,叫人一见之下,便浑身感到一阵寒意,几乎要冷到骨髓中去。

幸雪感觉到,李家人绝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那李宝金对金条连瞧都不瞧,冷哼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说话时咬牙切齿,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围观村民都倒抽一口冷气,他们知道,辛宝宝家这次麻烦大了。

幸雪不禁骇然,膝盖一软,扑通跪在地上,狠狠磕起了头,“邦!邦!邦!”

连续三声闷响过后,幸雪额头出血。

滴答河传奇(五十)

冬日下了几场雪,院里本已被雪盖住,可幸雪勤快,下完雪就将院子清扫得干干净净。

院里虽然没有雪,却有比雪更寒的雪意。

现下,这头磕得异常实在。旁观之人,俱为之戚然动容。

二狗狗剩站在幸雪身后,见妈妈如此,他们惊上加惊,吓得魂飞魄散,连哭都不会哭了。

幸雪满脸鲜血,满是哀求,泣不成声:“俺求求你们,俺求求你们,孩子还小,不懂事。真要偿命,就把俺整死吧!你们也有儿有女,你们也当妈当爸,可不要啊,呜呜…………”

幸雪说这番话时,声气断续,忍泪吞声,到后来,瞳孔因痛苦而收缩,仿佛自己的命被抽走了一般,竟有些魔怔了,不断重复着哀求的话。

面对幸雪的苦苦哀求,李家男人们理也不理,脸如寒冰,尤其李宝金,心里有些解恨。上次辛宝宝下大狱竟不死,算他运气好,这次二狗竟把父亲打死,李家有两条人命葬送在辛家手上,放着这血海深仇,自家如何能忍?

这回,非要和辛家讨回公道不可!眼下的幸雪就是哭死,也改变不了自家报仇的举动。李宝金脸上无一丝松动,其他兄弟也不动如松。

李家女眷中,有个别于心不忍,脸上有了恻隐,于是用手绢儿掩盖着擤鼻子。

但很快马祖婆拿眼梢一扫,她们立即恢复原来的咬牙切齿状。因为她们知道,这是李家一致对外的大事,不能有同情心,便起了敌忾同仇之心。

幸雪俯伏在地,又哭又跪又磕头,李家人人心肠冷硬,表情冷酷。围观的人群但凡尝阅过人生酸辛的人,都禁不住悄然坠泪。

院里一片哀戚,辛宝宝在屋里如何能躺住?便挣扎着下炕,伤腿刚一落地,疼得五官扭曲起来,可也顾不了那么多,尽量轻手轻脚,饶是如此,也疼出了满头大汗。

短短一段距离,却如天涯一般。正如一个人受到肉体上莫大的痛苦一样,而心灵的痛苦,更超出肉体的痛苦万倍。

当辛宝宝终于跨出屋时,虚弱的身子再也无法支撑,他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伤腿结合处再次渗出鲜血,不禁痛叫出声,惊醒了幸雪,连忙爬起来过去扶他。

辛宝宝半躺在地上,任幸雪将自己肩膀撑起,他一条腿不便,无法下跪,只觉骨骸欲散,痛彻心脾,嘶哑叫道:“你……你们把俺杀了吧!都怪俺…俺当爸的没管好自己孩子,你们就让俺抵命吧,俺……俺求求你们放了孩子吧……” 听起来喉咙多半都哭破流血了。

“砸!”李宝金终于有了动作,将手向前一挥,身后李家人一拥而上,越过辛宝宝一家四口,分散冲向各处,立时响起了打砸声音。

刚刚做好的午饭给扔出来,大铁锅也跟着扔出来,在院里用锤子狠狠砸漏。

在东北,砸锅等于不让人过日子了。

灶房被李家几个女人仔细敲砸了一遍,没留下一样能用的家什,连油盐酱醋、调料都被散落一地,再用鞋踩蹍进土里才罢休。

大屋小屋所有的衣服、杂物、农具、箱子都被扔到院里,上锁的并不砸开。李家人可不想要辛家一文钱,自家理直气壮,经济富裕,没必要因为点儿钱在村人面前堕了威风。

很快,辛家一片狼藉,桌子椅子柜子,什么都给砸了,连水缸也被李宝库抡起斧头凿碎了,到处箱笼散乱,门窗残破。

李家人不断吆喝呼叫、大肆打砸,辛宝宝一家四口都不敢动。一股无可抗拒的悲伤狂涌辛宝宝夫妇心头,却只能听之任之。自家儿子打死李俊是天大的仇恨,人家操家解气也属正常。

看着这个辛苦多年建起的家被毁,辛宝宝脸上嘴巴直抖,心痛不已。幸雪情不自禁地抽泣着,她知道哭也无济于事,然而除了眼泪,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抚慰此时此刻的悲伤心情了。

两个小孩更是吓坏了,何时见过这阵仗?当下大哭起来。

二狗哭泣中看见自己的爬犁被马祖婆拿去劈开,急得鼻涕都流到了嘴里,哭着要去抢,却被幸雪一把拽住。

滴答河传奇(五十)

二狗那沾满了鼻涕和眼泪的脏脸,说话都瓢楞(不好使)了:“俺的爬犁……呜呜……那是俺爸给俺打得……呜呜……”

李宝金一直没有动手,身为当家人,他只需发号施令即可。

忽然,他目光被一个东西吸引住了,有点不可思议——粮仓顶上站立一只羊。

这是存苞米的粮仓,顶上尖尖的,约两三丈高。

那只羊是李家人打破羊圈自己跑出来的,它仿佛不是站立在高大的粮仓上,而是站立在险峻的绝壁断崖之上。

它旁若无人、君临万物,大有占领一座古堡的帝王气概。此刻,它根本不理会脚下气焰嚣张的李家人,满院打、摔、敲、砸的声音也没有让它受惊。   咦,真是奇怪!这羊怎么一点都不怕人,还跑到那么高的粮仓上去?

滴答河传奇(五十)

李宝金惊讶得目瞪口呆。好奇地盯住那只羊,看出那羊不像一般的羊。

那是一只体格硕大,皮毛淡黄的羊,看起来非常雄伟,眼神里有一股毫不驯顺的桀骜之气。  李宝金看出这不是平常吃的家羊。他看对了,这是辛宝宝在山上拣到的的野山羊

它的妈妈被猎人打死了,那个时候它像小娃娃一样,在窝里可怜得很。恰巧被上山采药的辛宝宝发现,所以把它抱回家,养大了,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野山羊喜欢上高处,先从土堆跳到院墙,再跳到房檐,然后跳到粮仓上。这是一只无意间从野生世界闯进人间社会的山羊,在适应了人间习俗的同时还完好地保留了它的天然习性。

李宝金凝视着那只羊,它皮毛灰黄,绷紧了全身的皮毛,显得油光发亮,肌肉发达而饱满。再细看它的一双眼神,褐黄色的一对,没有一丝哀告的神色,里面全是桀骜不驯的野性之光。

它是骄傲的、高贵的、甚至对陌生人透出一种藐视。它正高傲地昂起头颈,如站在悬崖巅顶,遥望远方。

是啊,总有一种东西高高在上,是我们所难企及的,这是一个对自己充满自信和自豪的生命呐!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凝视山羊的人(凝视山羊的人 在线)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