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嘉韵微博(王嘉韵的英文名)

这是个失败者的故事,别怕,看吧。

关于我的人民教师父亲是怎样把他的死咸鱼女儿培养成人上人的

回首往事,我发现我是被父亲一路提过来的。

从小学到中学,我的课程一向是学校里老师给讲一遍,回到家老爹再给讲一遍。我爸总结我的学习成绩来自——聪明!

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毕竟他在教育尚不普及的年代给我找了个大学毕业的母亲。

奥,声明一下,本人年方24岁。

我生活的小镇上,到处都是留守儿童。我爸还在他单位当了留守儿童之家的管理员,司掌十多部电话机。

我,父母双方都在身边的佼佼者。每天都听两遍课程的牛逼货,自然是班里的第一名。

随着年级的升高,我的成绩越来越差。因为,在学校的时间越来越多了。而我的主要知识来源是父亲。

初中时代,我随着父亲的闲忙,成绩时涨时落。

到了高中,父亲已经教不住我了。但他依然坚持挑灯苦读。我每晚十点放学,爸爸还陪我学到十一点,再晚是不肯了,怕我睡不过来困。

可以说他的数学逻辑思维所向披靡,即使公式定理记不住了,但提供个思路就够我豁然开朗。

而那时他是奔波五十多公里,从镇上到县里陪我的。早上他再伺候我吃完早餐,自个儿顶着风回单位。

所以在我前三年完全没学,以不过本科分数线的成绩告终的情况下。高四,我还是考了个二本。

关于我的人民教师父亲是怎样把他的死咸鱼女儿培养成人上人的

这只是他对我学业的提携。

其它方面,琴棋书画,他自然也没放下。可以说我现在哼个歌、画个画,都少不了爸爸曾经殚精竭虑地开发。

当然你也可以说不是,人家没爸也能画。但我只能告诉你,我爸都会。毛笔字、钢笔字、折纸、剪纸、工笔画、简笔画、水彩画……据说是他上师范的时候学的,所以我一直难以想象师范是个多么神奇的地方。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谁都能会,但我只能告诉你,我现在还达不到他的水平。

转眼大学即将毕业需要实习。

爸爸火速给我问明白了老家招实习生的情况,哐哐给我盖了章。

接下来,爸爸跟我说,安心考研吧。

他在教育岗位耗了半辈子,混得一个独立办公室,我就跟他一起上班,坐在他办公室里享清福,哦,不是,是自学。

我开始了自己的自学生涯,发现自己是真的傻。啥啥都不会,我只能跟刷碗的爸爸商量:考不上你再养我一年?

他说没问题。

于是,我就没考上。

由于约定得及时,他并没有催我去上班。但我良心不安,自愧道:我这么大了还不能挣钱。

爸说:那咋了。你还没毕业呢。

然后我就毕业了。

爸爸再次意识到宝刀未老,那是不敢呀。使出杀手锏——陪我学。

但已无力回天,他不知道那大学我是怎么玩儿的。

跟高中比,还放肆。

关于我的人民教师父亲是怎样把他的死咸鱼女儿培养成人上人的

也许确实是,老爸老了吧。

考研自学的途上也没了成绩单这样的风向标。我的尖子生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考研再次落榜,我已经成了爸爸单位里的笑话。

但爸爸不笑。他要我考教师。

对,教师招聘考试,第一年的报录比是46:1,第二年是169:15。

我均未入围。

那,考个事业单位吧,报了个我也不知道的什么局。反正这辈子我也不用知道了,因为行测太差了,上岸没可能。

爸爸又觉得自己行了,主动请缨,教我数量关系。

这时他已经是个头发稀疏的小老头了,但不是地中海,稀得还很均匀,甚至还有点帅。

我实在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能潜心向学的,那是我可望不可即的境界。

然而,他老了,精力不再旺盛,也许说,旺盛的精力都给了单位,他要打点整个学校的教务。

拼了命地晋级,就是为了,每月多拿两百块钱。是的,我又能多糟蹋两百了。

事业单位再次落榜后,爸爸觉得是时候斥巨资报个辅导班了,三万五千八,报了个全程无限学。

就是这一年里,这个机构有啥课我都可以去,包括教招、特岗、联考D类等等等。

我是整不明白,但爸爸看样心里有数,郑重其事交了钱。

然后是给我租房子、买用品、连被子都给我铺好。

妈说,你看你爹疼你疼得啥味儿。

确实,那干瘦的老头,给我铺床,有点儿搞笑了。不,是可怜,相信我,我偶尔有泪花。

谁能是天生的没良心呢?谁稀罕一直啃老?社会卷,爸爸又极力给我安稳,于是我,焉了。

合肥的教师招聘我又报了,招11人,报了839。我不想考第一呀?

所以爸爸跟我说要努力的时候,我就总拿这句话压他。

我就是没本事,我就是没那屁本事考第一。

本事是我爸的,我什么也没有。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王嘉韵微博(王嘉韵的英文名)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