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在哪个城市)

摘要

去年下半年的“缺芯”危机让欧盟决心改变欧洲对于亚洲制造的半导体芯片的依赖以及芯片生产长期投资不足的局面。德国萨克森硅谷在此战略部署下得到了来自欧盟和德国联邦政府的大力支持并被寄予厚望助力“欧洲数字主权”子领域半导体制造的工业前景。尽管如此,为萨克森硅谷注入巨额补贴也很难在短期改变欧洲在全球芯片行业的地位。

欧洲芯片的心脏–德国萨克森硅谷

图源: https://m.facebook.com/siliconsaxony/community/?ref=page_internal&mt_nav=0

2021年3月,英飞凌集团宣布将扩建其在德累斯顿的生产工业,并承诺在未来数年内投资24亿欧元。博世集团位于德累斯顿的半导体工厂于今年6月正式开工,并宣言向其工厂投资10亿欧元。美国格芯集团也在今年宣布为其在德国的工厂投资约14亿美元。在全球芯片短缺的情况下,德国萨克森硅谷是如何获得众多主要芯片制造商的青睐?在“欧洲数字主权”的战略背景下,萨克森硅谷在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前景如何?

一、萨克森硅谷的崛起

萨克森硅谷位于德国东部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是欧洲最大、世界第五大的微电子产业集聚区,拥有德国最大芯片制造商英飞凌等知名本土半导体企业,以及世界知名半导体企业格芯、博世在此设立的最先进的芯片工厂。除了微电子,萨克森硅谷还是节能系统、纳米电子、纳米技术、下一代通信、有机和柔性电子以及智能系统领域的公司和研究机构的枢纽。

回顾萨克森硅谷的崛起历程,不难理解近期全球芯片短缺的背景下,萨克森硅谷获得芯片大厂青睐的原因。第一,萨克森州拥有良好的工业基础和基础科研水平。1886年化学家克莱门斯·温克勒在弗莱堡发现了第一个半导体材料“锗”后,1966年半导体核心原材料硅片在弗莱堡正式开始生产。1998年至2000年,德累斯顿英飞凌公司与摩托罗拉的合资企业开始向客户提供基于300毫米技术的64兆动态随机访问储存器。第二,萨克森州在1990年后通过经济改革重生。当时德累斯顿转入市场经济,引进了新的法律制度和西德的资金,吸引了摩托罗拉、大众汽车、空中客车公司、日本凸版等公司在此投资,以及英飞凌、世创和格芯相继入驻。此外,萨克森州政府也补贴了大量资金,创立了精简的官僚机构来支持萨克森硅谷发展微电子产业。

自2009年来,德累斯顿芯片技术类群一直在持续增长。如今,萨克森州的开姆尼茨-佛莱贝格-德累斯顿地区已成为欧洲芯片生产最重要的地区之一。博世已宣言在德累斯顿建立一个大型物联网芯片工厂,该公司已向新工厂投入了约10亿欧元,这是其130年历史上最大的单项投资。美国格芯公司在德累斯顿的厂区也正在扩建。该地区拥有的高密度的芯片制造商、工程公司和研究机构为它带来了强大的竞争优势。

二、萨克森硅谷和“欧洲数字主权”

打造具有竞争力的欧洲产业生态是“欧洲数字主权”的重要内容。欧盟近期将微电子列为了强化“技术主权”的核心之一。欧盟《2030数字指南针》(2030 Digital Compass)为未来10年欧洲的半导体产业发展提出两项目标:“截止到2030年,欧洲先进和可持续半导体的生产总值将至少占全球生产总值的20%;攻克2nm工艺,能效至少翻10倍。”为确保欧洲的芯片供应,欧盟计划在2022年落实《欧洲芯片法案》(European Chip Act),以削弱欧洲对亚洲和美国芯片制造商的依赖。

在“欧洲数字主权”的战略背景下,萨克森硅谷得到了来自欧盟和德国联邦政府从产业政策到公共资金的切实支持。

欧盟层面,2020年12月初推出了“欧洲共同利益的重要项目”(Important Projects of Common European Interests, IPCEIs),以扩大资金补助以及支持私营企业对微电子进行投资。16个欧盟国家(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荷兰)已宣布在此项目上结盟,预计各国政府会根据企业需要投入150亿至500亿欧元扶持相关产业。德国目前正从欧盟预算中获得总计100亿欧元的援助。为了能够使用计划中的资金,德国现在已经提出了32个合适的项目。联邦政府层面,新政府承诺将“在整个价值链上为该行业提供足够的财政支持,以确保、加强和扩展这一关键技术。”博世在萨克森新芯片工厂的投资也得到了联邦政府2亿欧元的支持。

萨克森硅谷助力“欧洲数字主权”子领域半导体制造的前景尚不明朗。一方面,萨克森芯片制造水平和台湾、韩国比起来差距较大。目前台积电以及三星拥有唯一一家可以制造最先进的5纳米芯片的铸造厂,而萨克森硅谷目前芯片制造水平大约只有到14纳米。另一方面,欧洲智库Bruegel的研究指出欧洲在投资规模方面仍落后于美国或日本,而仅仅增加生产地点的数量并不能自动地降低依赖性和提高数字主权,“即使半导体行业的子部门在本地大规模扩张,全球依赖性仍然存在。”德国智库Stiftung Neue Verantwortung (SNV)的技术和地缘政治项目主管Jan-Peter Kleinhans也表示,在德国建设更多晶圆厂实质上并不能彻底避免未来的供应紧,也不会完全降低欧盟对国外芯片的依赖。

三、余论与总结

去年下半年的“缺芯”危机让欧盟决心改变欧洲对于亚洲制造的半导体芯片的依赖以及芯片生产长期投资不足的局面。德国萨克森硅谷在此战略部署下得到了来自欧盟和德国联邦政府的大力支持并被寄予厚望助力“欧洲数字主权”子领域半导体制造的工业前景。尽管如此,为萨克森硅谷注入巨额补贴也很难在短期改变欧洲在全球芯片行业的地位。

本文作者:

殷嘉宜

本文选自《人工智能资讯周报》第158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欧洲芯片的心脏–德国萨克森硅谷

《人工智能资讯周报》探讨人工智能对公共政策、治理和政策建议的影响,探索人工智能对商业、政治和社会的影响,以确定潜在的研究领域,探讨可能的合作研究和机构伙伴关系。本刊着重提供中国人工智能发展动态和对人工智能的思考,同时关注全球范围内人工智能相关研究动态。本刊旨在通过可靠的研究,来帮助企业、研究机构和公民预测和适应技术引领的变化。

获取更多内容,欢迎关注海国图智研究院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在哪个城市)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