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军区(五大军区是哪五大军区)

2016年2月1日,解放军北京军区、沈阳军区、兰州军区、成都军区、广州军区、南京军区、济南军区这七大军区正式改编为东部战区、南部战区、西部战区、北部战区、中部战区这五大战区。

此举标志着存在了31年的解放军七大军区格局被打破了,大军区制度彻底走进历史,取而代之的是新时代的解放军战区。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看似大军区改为战区很简单,就番号发生了变化,实际上这其中还涉及部队编制、辖区范围、职能任务、指挥体系、主官转任等等一些列重大问题需要慎重考虑。

这其中最难安排的莫过于改编后的原七大军区司令员去向问题,作为大军区制度终结的见证者,七位最后一任军区司令员最终都是怎么安排的呢?

而且新成立的五大战区只需要五位战区司令员,如果把原七大军区司令员都转任五大战区司令员显然是不现实的,多出了两位。

其实,对于这种情况国家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一部分军区司令员转任战区司令员,还有人转任新成立的军种部队主官,或其他军事单位。

沈阳军区末任司令员王教成:转任南部战区司令员

沈阳军区自从1955年组建以来,61年的时间里,共诞生了11位军区司令员,最后一任司令员是王教成,他于2012年10月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任上晋升到沈阳军区司令员的岗位。

王教成司令员刚接任沈阳军区司令员时还是中将军衔,直到2014年才晋升为上将。在沈阳军区担任了三年多的军事一把手,王教成将军赶上了军区改制。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王教成司令员

这次,王教成司令员从主战东北的沈阳军区换防至华南的南部战区,担任南部战区第一任司令员。鉴于南部战区是祖国南大门安全的重要保障,主要战略方向就在南海,所承担的作战备战任务繁重,就需要一位军事斗争经验丰富的主官。

那么王教成司令员主政南部战区无疑是比较合适的,毕竟他曾在上世纪以作战部队的团长身份率领部队参与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我军鲜有的拥有作战经历的高级将领。

北京军区末任司令员宋普选:转任北部战区司令员

1955年,国家对全国范围内的军区进行重新划分,聂荣臻统率的华北军区改名为北京军区,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大军区之一。组建大半个世纪,北京军区诞生了14位司令员,最后一任司令员是2014年上任的宋普选中将,而且他还是2015年九三大阅兵的阅兵总指挥。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宋普选将军

宋普选当选为北京军区司令员之前是从解放军国防大学校长的岗位转任来的,当了一年多的国防大学校长。别看那时他还是中将,其实从宋普选在2013年接任国防大学校长之时就已经成为了我军的正大军区级将领,到了2015年宋普选晋升为上将军衔。他和蔡英挺由此成为解放军七大军区最后一任司令员中仅有的两位平调上任的司令员,因为另外的五大军区末任司令员刚上任时都是由副大军区职级升任的正大军区级司令员。

在军改后,北京军区的番号撤销,宋普选司令员来到了临近的北部战区担任军事主官。

兰州军区末任司令员刘粤军:转任东部战区司令员

作为解放军辖区最大的大军区,兰州军区于1955年在西北军区的基础上改建而来,共诞生了13位司令员,最后一任司令员是2012年从兰州军区参谋长的任上升任为司令员的刘粤军。

作为军人世家出身的刘粤军,父母都是军人,年仅15岁就参加了革命队伍,一步步从战士、排长成长为我军的正大军区级高级将领。军改后之所以把他从西部地区调任到战略防区非常重要的东部战区担任首任司令员,就是考虑到刘粤军的作战履历。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刘粤军将军

因为刘粤军入伍时就在广州军区著名的“塔山英雄团”干了19年,期间他参加过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法卡山作战和支援边疆作战,曾多次立功,属于我军为数不多的有实际作战经验的高级将领。

成都军区末任司令员李作成:转任陆军司令员

成都军区是在四川省军区的基础上扩编而来的,已经诞生了16位司令员,最后一位司令员是李作成,于2013年从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的任上升任为军区司令的。李作成将军和刘粤军将军一样,都是在还未成年的年纪参军入伍,而且都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一步步从战士成长为高级将领。

不过,李作成将军的战功要高一些,打越南时,其所在的连队立了集体一等功,还被军委授予“尖刀英雄连”的荣誉称号,他本人也被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的称号,可见李作成将军年轻时打仗非常勇猛。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李作成将军

或许正是因为李作成将军的特殊履历,在军改后才没有让他转任战区司令,而是早在2015年最后一天陆军领导机构成立时担任解放军陆军首任司令员,掌管人民军队规模最庞大的军种部队。自此,人民陆军成立88年后,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军种部队一把手。

广州军区末任司令员徐粉林:转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

广州军区向来是我国的大军区,成立60多年里共诞生了12位军区司令员,徐粉林是最后一任司令员,于2009年直接从广州军区参谋长的位置上升任为军区司令的,直到广州军区番号撤销,徐粉林担任了近7年的军区司令,是七大军区末代司令员中任期最长的司令员。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徐粉林将军

而且,徐粉林将军晋升为军区司令员时刚被授予中将军衔不满一年,就跻身为大军区一把手行列,这是非常罕见的。

不过,徐粉林将军没有作战经历,军事履历并不是特别突出。2016年军区番号取消后,徐粉林司令员转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不再转任战区司令员。

南京军区末任司令员蔡英挺:转任解放军军科院院长

南京军区的前身可以追溯到新四军、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华东军区,作为有着光荣战斗史的部队,南京军区成立半个世纪以来,仅诞生了10位军区司令员,最后一任司令员是蔡英挺,于2012年从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岗位平调为南京军区司令员的。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蔡英挺将军

蔡英挺将军16岁就参军入伍,成长进步比较快,作为曾经张万年将军的秘书,他创造了一些记录。2011年从南京军区参谋长的位置上直接担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成为当时解放军内最年轻的正大军区将领,时年57岁,第二年又空降到南京军区担任一把手。

在南京军区当了一年的司令员,蔡英挺就被晋升为上将军衔,又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现役上将。只不过,军改后他未能转任战区司令,而是调到军科院当院长,执掌解放军最高智囊机构。

济南军区末任司令员赵宗岐:转任西部战区司令员

作为辖区最小的济南军区,一直承担着拱卫首都的特殊职责,成立以来共诞生了11位军区司令员,最后一位军区司令是2012年从济南军区参谋长的位置上升任为军区司令的赵宗岐。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赵宗岐将军

说起赵宗岐也不简单,16岁就进入了成都军区的侦查部队服役,作为老侦查员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经常化装成越南人潜入敌营区搜集信息,为部队正确决策提供了情报支持。鉴于他在战场上的突出表现,在80年代赵宗岐被保送到解放军外国语学院阿拉伯语系学习,从此他的军旅之路平步青云。

2012年接任济南军区司令员时,赵宗岐还是当时最年轻的大军区司令员。军改后,赵宗岐将军转任西部战区司令员。此外,著名的军旅题材影视剧《士兵突击》,赵宗岐将军作为剧组顾问,还指导塑造了男主角“许三多”的形象。

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只有4位司令转任战区,另外3人哪去了?

由此可以看出,七大军区的最后一任司令员中,只有沈阳军区司令员、北京军区司令员、兰州军区司令员、济南军区司令员这四人转任五大战区,另外的成都军区司令员接任陆军部队首任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接管军中智囊机构的军科院、广州军区司令员则进京成为了副总参谋长。

这其中有一个鲜明特点就是,只要有实战履历的军区司令员基本都转入到具有作战任务的战区部队或军种作战部队。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五大军区(五大军区是哪五大军区)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