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的真实事件(熔炉的真实事件的校长背景)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熔炉

最近关于幼儿园和儿童保护的问题让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很多人又提到了韩国电影《熔炉》。这部关于学校校长和职员虐待、性侵儿童的电影,自它2011年诞生以来,到现在为止被说过太多太多次,不止在韩国,也在全世界。它不仅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而且因为它推动了韩国在性暴力犯罪方面的相关立法,对于韩国社会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看过《熔炉》的人大概都会为影片里孩子们受到的残酷对待,气到发抖哭到崩溃。电影大概讲述的,是一位老师到一所残障学校任教,发现了学校校长和职员集体虐待、性侵学生的行为,于是向社会曝光……

这部电影在2011年拍摄完成,在这以前的2008年,作家孔泳枝因为看到电视新闻,去事发学校跟学生们相处3个月后写出了《熔炉》的小说。而电影和小说的原型,比电影小说更令人发指的真实事件发生在2000年。据真正举报犯罪的老师全应燮所说,电影里刻画的虐待、性侵行为,相比全部的真实案件,连10分之1都不到。

而电影里仅剩10分之1不到的,让所有人看不下去的画面是些什么呢?

是永远被打得满脸淤青的男孩,

被按在水里接受“教育”的女孩,

是道貌岸然,背后却在厕所猥亵女生的校长,

是让人不忍直视的监控录像,

还有因为语言障碍、听觉障碍,暴力行为发生后,连话都没办法说的每一个孩子。

光州,一个离韩国首都首尔4小时车程的地方,犯罪就发生在这里,一所标榜着慈善教育的残障学校——光州仁和特殊教育学校。这是一所私立听障学校,下属特殊学校、庇护工厂、社会设施院,受《私立学校法》和现行《社会福祉事业法》双重保护,经营自主,不受外界监督。但同时又是一个能获政府补助,且能向企业募款的社会福利法人单位。

2005年,该校教师全应燮向光州身障者家庭暴力谘商所举报,仁和特殊教育学校有虐待与性侵行为发生。一名律师和医生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学校的情况后,对事件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是,从校长到老师10多人,从2000-2004年期间,对住宿的听障生施暴或性侵,受害学生年龄范围7-20岁。

讽刺的是,这所学校的官网上还堂而皇之地写着“爱”和“幸福”。

性侵丑闻被揭露后,立即引起社会愤怒,相关涉事人员被捕。然而随后的一审判决让人大跌眼镜,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只举报了6人,最终只有4人受到司法审判,其中校长、总务主任一审分别被判5年、10个月,2名性侵老师被判2年。

二审判决更是让人难以置信,情况发生大逆转,校长、总务主任被认为没有前科,且与被害者家属达成协议而被判缓刑获释,最后也只有学校行政室室长金某和生活指导教师李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和2年。

法官做出如此无关痛痒的判决,电影《熔炉》给出的解释是,法官和为受害儿童辩护的辩护律师收受了校长的贿赂,隐瞒了性侵现场的监控录像。教育厅的学官在应付人权中心的陈述时心里打的算盘是,她女儿就快结婚了,校长的红包应该不会少。妇科医生公然在法庭上指责受害人,没有女子被人强暴后普遍产生的羞耻感,她说出这些话仅仅因为她的丈夫和校长是高尔夫球友……

而更多的人,坚定地认为这件事根本就是编造的,因为过于荒诞,且事情并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他们甚至可能有自己高贵的宗教信仰,热爱慈善,他们生活优渥,认为世界都是真善美。而对于个别案例,则把“家丑不可外扬”视为圭臬,似乎只要大家视而不见,就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继续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真实的光州性侵案里,法官如何能做出这样的判决已经无从查证。案件的后续是,2007年,光州仁和特殊教育学校在整改后重新开校,涉事的教职员工继续出现在校园里。坏人被释放,好人反而被惩罚

重开的仁和学校,直到2012年才被关闭。在这7年之中,可能伤害还在继续。

可以想象受害的孩子们面对这样的判决结果有多绝望。最让人无力的是,作为弱势群体的他们,无论得到怎样的结果,可能都会是无休止的伤害。他们有的没有父母,有的因为家庭贫穷接受了学校的赔偿协议,还有的受害者父母对没完没了的官司感到厌倦放弃上诉。一名18岁的当事女学生说,她从12岁就开始遭到性侵犯。但她的父亲是2级听力残疾人,母亲是1级精神智障残疾人,对教职员侵犯女儿束手无策。

唯一坚持上诉的律师被迫离开事务所,拖着3名受害的孩子,身患癌症,坚持在诉讼的道路上艰难地走了7年。

2011年9月,在韩国作家孔枝泳与男主角孔侑的争取下,电影《熔炉》正式上映,震撼韩国社会。两天后,网络上迅速汇集2.2万群众签名,要求重新调查性暴力事件。

影片上映第6天,光州警方组成专案组,重启调查仁和学校性暴力犯罪案。然而韩国当时的现行性侵害防治法刑责太轻,且公诉期7年,两名性侵教师已过追诉期。

韩国社会强烈呼吁,要求提高性侵案量刑标准和废除追诉期。

正是因为有了电影的号召力和网友的舆论压力,终于在2011年10月28日,《熔炉》上映的第37天,韩国国会以207票通过,1票弃权压倒性通过《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又名“熔炉法”。

法案规定的几点:对残障及不满13岁的儿童性暴力犯罪,不受时效限制;对残障人性暴力犯罪的,删除“不能反抗”的构成要件;强奸犯罪的处于7年以上或无期徒刑,强制猥亵犯罪的处于5年以上有期徒刑,且不得宣告缓刑;从事残障人保护及公益事业的人员,对残障人实施性暴力犯罪的,在量刑标准的基础上加重二分之一刑期以严惩。

除了“熔炉法”,这部电影还引发了一系列法律的修订。确保社福机构经营公开透明并纳入外部监督力量,同时对触犯相关规定的犯罪行为,规定十年至永远不得从事相关业务等。

“熔炉法”虽然得以修订,但施暴的校长因患癌去世,逃脱惩罚,其他几名涉案老师最终也只是被判处了11-1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2015年11月,韩国法院依旧对7名受害人的索赔做出了原告败诉的判决。对于受过伤害的孩子们来说,就算坏人死去可能也永远无法抹掉他们心里的阴影。

《熔炉》下档一个月后,光州仁和特殊教育学校被取消社会福祉许可证,学校被关闭,由光州政府接管,缴回韩元 57亿元法人财产,用于身障者福利基金,并成立国立特殊学校,新学校于2013年开学。

电影虽然沉重,但值得一看。因为这不只是韩国社会的问题,也是我们身边随时都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且相比韩国更为现实的是,最近一部探讨关于性侵案案发以后的国产片《嘉年华》,由于没有商业片赚钱,排片量只有少得可怜的1%,这样的排片例如成都,只有在最偏僻的电影院,最糟糕的时间段才能看到,且一天只有一场。然而新闻报道里的性暴力犯罪案明明就在接连不断地曝光。

这个社会有太多阴暗残酷到无法想象的一面,粉饰不了,且我们至今还对它束手无措。

凤凰卫视《冷暖人生》的主编季业先生曾经在博客里写下一段话:

“如果天空总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熔炉的真实事件(熔炉的真实事件的校长背景)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