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首次拍到魔鬼()

案发:2001年12月20日,在美国俄勒冈州沃尔德波特沿海的林肯县,一个年轻人在海滩跑步,在休息期间无意识地四处环顾。突然,他看见远远的海面上似乎漂着什么东西,顿时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当物体随着海浪终于漂近的时候,他立即拨打了911报警电话。

林肯县海滩(与本案无关)

那是一具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男孩的尸体,接到报警后警察立即赶往案发现场,男孩只穿着一条内裤,身上没有任何其他能证明身份的物品,警官们无法对其死因做出准确的判断。男孩的头发虽然被海水浸泡显得有些凌乱,但是指甲却修剪的十分整齐干净,看得出来在出事之前应该被照顾的很好。男孩浑身没有任何受到伤害的痕迹,所以警方排除了虐待和凶杀,虽然死因不明,但初步结论是失足落水溺亡。

警方将孩子的尸体带回林肯县警局后,便开始查询最近的失踪人口报案记录,同时也等待着有孩子失踪的家长报案。虽然时常有报警电话响起,但是却没有一个是有关于孩子失踪的报警电话,这让负责处理案件的警官隐隐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也许并不是一起简单的溺亡案件。随着时间的推移,始终没有任何关于孩子失踪的报警,这起案件逐渐引起了其他相关机构的重视,周边县警局,州警察局,甚至是FBI,在美国,涉及到儿童的案件仅次于国家安全和反恐,是极为重大的案件。

调查:要想尽快的破案,首先要确认的就是男孩的身份,由FBI牵头组成的专案组立即开展了工作。但想要确认身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孩子太小,几乎在官方机构没有留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因此警方只能利用媒体手段,希望能有人能提供有用的线索。

终于,通过媒体的不断播放,一个自称丹尼斯-汤普森的女子打电话到警局,说男孩名叫扎卡里-隆戈,她和男孩的父亲克里斯蒂安-隆戈在同一个咖啡厅工作。男孩一家几个星期前刚搬家来到沃尔德波特,共有三个孩子分别是莎蒂、麦迪森和扎卡里。接到女子报警后,警方立即来到了隆戈一家位于海边的豪华公寓,家里没有任何人,但是打扫得非常干净,不像是在匆忙之中离开的样子。有了住址,警方立即着手寻找扎卡里的家人,但是除了报警的女子之外,没有人认识这一家人,而且隆戈一家在林肯县没有任何的亲戚。

美国俄勒冈州海边公寓(与本案无关)

新发现:专案组在等待报警的丹尼斯来到警局的同时,也派出了潜水员在发现扎拉里的海域进行多次的尝试,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线索。但是潜水员们在海底找到了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一个蓝色的睡袋,睡袋中是一个看起来刚刚蹒跚学步的小女孩,同样只穿着内裤,睡袋里还放着一块石头,很明显石头的作用是为了增加重量,让睡袋不会漂起来,由此,案件可以初步判定为谋杀。警方猜测睡袋里的小女孩就是扎拉里三岁的妹妹——莎蒂-隆戈。除此之外,潜水员还找到了另一个睡袋,里面同样放着石头,这应该就是当初装扎卡里的睡袋,但是不知何种原因袋子破损导致扎卡里漂出了睡袋。庆幸的是,潜水员并没有发现第三个睡袋,这意味着麦迪森也许并没有遇害,但是他和父母依然下落不明。

结合海底的发现和报警人提供的线索,专案组确定有人谋杀了隆戈家的孩子,这个人是谁?扎卡里的父母和麦迪森现在又在哪里呢?连续两个孩子被谋杀,这会不会是一起连环凶杀案,还会不会有新的儿童惨遭毒手?戈隆一家刚刚定居在林肯县,应该不会与人结下什么仇恨,这使得小镇上的居民认为这是陌生人在随机杀人,恐慌逐渐开始在小镇蔓延开来。

随着FBI的介入,更多的线索逐渐被收集,有人声称在孩子们玩耍的地方,经常会有一辆陌生的车辆停在不远处观察,但等警方到达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陌生的车辆。还有一条线索称在发现扎卡里的前一天,有人看到一辆没开灯的车停在桥上,线索提供者当时以为车辆发生了故障,下车询问对方是否需要提供帮助,但被拒绝了,但是报案着并没有记住对方的车型及车牌号,只记得对方大概的样貌,唯一有用的线索也就此中断。

专案组又把目光放在了发现扎拉里的报案人身上,毕竟很多报案人都与案件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况且这个男人还有儿童犯罪的前科,这无疑会增加他的嫌疑。但是这个男人提供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声称那天晚上他在参加一个“嗜酒者互戒协会”,警方搜查了活动的地点,并且发现了苯巴比多(一种镇静剂),卫生间的墙壁和地板上也留有大量的血迹,但是在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与扎卡里和莎蒂的死有关之前,警方无法逮捕和审讯任何人。

隆戈一家:孩子们的妈妈玛丽珍1976年生于密歇根州,家中有6个兄弟姐妹,她的父母在20世纪70年代离婚,孩子们都是跟着母亲长大,并且在母亲的带领下加入了教派。后来,玛丽珍遇到了克里斯蒂安,共同的信仰以及同样离异的家庭使得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但是克里斯蒂安的母亲和继父认为儿子比女方年龄小太多,不同意他们的交往,为此,克里斯蒂安跟家人闹翻从家中搬出,开始独立生活。1993年,他们结了婚,玛丽珍唯一的志向就是做个好妻子和母亲,经营好自己的家庭,克里斯蒂安则负责赚钱养家,一家人过得非常的愉快。这一其乐融融的家庭一直持续到克里斯蒂安生意失败,部分资金无法回拢使得员工的薪水都无法支付,因为债务和其他的原因,2001年9月,隆戈一家搬到了沃尔德波特,这里的消费水平相对较低,克里斯蒂安把家人安置在了海边的公寓里,自己在一家咖啡馆找到了一份临时的工作,在咖啡馆他认识了丹尼斯并且成为了好朋友,丹尼斯经常帮助克里斯蒂安和玛丽珍照顾他们的孩子。

隆戈一家的遭遇让警方有了新的案件思路,也许他们一家的经济状况比看上去的还要困难,可能他们是在躲避债主或者其他的一些人。

扎卡里的报警人虽然拥有很大的嫌疑,但是他通过了测谎测试,并且通过化验,卫生间的血迹与扎卡里和莎蒂无关。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隆戈一家人,但是进展却十分的缓慢,直到接到一家酒店的报警电话。隆戈一家曾经在这家酒店居住过一天,服务员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在垃圾桶里发现了玛丽珍的驾照和孩子们的出生证明。在美国驾照就相当于中国的身份证,没有人会把这些随意的丢弃。专案组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决定在隆戈家附近的海域开展新一轮的搜索。果然,潜水员发现了两个行李箱,分别装着玛丽珍和麦迪森,他们是被人掐死后装进箱子的,而且玛丽珍全身赤裸,这是极其严重的羞辱。

真相:这几乎就是一起灭门惨案,玛丽珍和孩子们陆续被找到,专案组现在最大的疑问就是克里斯蒂安在哪里,会不会跟他的老婆和孩子同样的遭遇呢?警方再次找到了最熟悉隆戈一家的丹尼斯,在这次询问中,专案组发现了一个从未注意到的细节:就在发现扎卡里的尸体不久前,克里斯蒂安和玛丽珍发生了争吵 ,隔天上班的时候克里斯蒂安告诉丹尼斯,玛丽珍要带着孩子们离开他,从那天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克里斯蒂安。

这个情况出乎专案组的意料,之前的工作他们一直着手于调查与隆戈一家有债务纠纷的人,但是还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难道是克里斯蒂安知道玛丽珍要带孩子们离开后一时气愤做出了这桩灭门惨案?这一推测被咖啡馆的员工们坚决否认,他们认为克里斯蒂安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尽管如此,很多人都在寻找克里斯蒂安,他是这桩惨案当中唯一没有被发现死亡的人,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凶手。尽管克里斯蒂安的朋友们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随着FBI调查的深入,专案组不得不加深了对他的怀疑,克里斯蒂安的父母也承认儿子有严重的人格障碍。

公司刚创立之初,他也努力工作过,但是不久之后就开始变了,他以公司的名义乱开支票、买车、高消费,这些都是他债务缠身,无法支付员工工资的主要原因,他也因此被以经济诈骗的罪名判了刑,虽然没有被关进监狱,却受到了教会的除名。事情发生之后,玛丽珍觉得非常的羞耻,朋友们也逐渐地离开。无奈之下,隆戈一家只能搬到俄亥俄在的一个破仓库里,克里斯蒂安想把仓库改造成公寓,但是由于支票已经不能再用,所以他偷了几个大型设备试图卖掉。不过,买家在交易的时候发现了异常,及时报了警,就这样克里斯蒂安又因为盗窃被警方追缉,感觉事情不对,他立即带着妻子和孩子开始了逃亡生活。玛丽珍的家人还因为无法联系到她而报了案,玛丽珍和孩子们成了失踪人口,但不久后,家人收到了一张玛丽珍从南达科他州寄来的明信片之后,去警局撤销了这次报案。

追捕:经过长时间的研判和调查,警方依然没有任何关于克里斯蒂安的线索。直到接到一位克里斯蒂安公司老员工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称,克里斯蒂安在旧金山的一家星巴克申请了一份工作。FBI立即联系旧金山警局,希望可以抓到克里斯蒂安。遗憾的是在警察赶到之前,他已经闻风而逃。不过,FBI探员发现他用偷来的信用卡购买了一张前往得克萨斯州的机票,打算从得克萨斯州前往墨西哥的坎昆。

旧金山警员臂章

克里斯蒂安不知道的是,FBI在墨西哥设有专门抓捕逃犯的部分,在他还没有落地之前,坎昆的海关和警局已经收到了他的通缉。几个小时之后,一个导游打电话告诉警方他曾见过克里斯蒂安,警方立即赶往现场,将正在和一个德国女摄影师鬼混在一起的克里斯蒂安抓获。

逮捕工作完成,但在如何量刑上出现了较大的分歧,俄勒冈州给她的判决是死刑,而墨西哥则因为偷渡同样要给他判刑。在留在墨西哥和回到美国之间,克里斯蒂安选择了回国,但是拒不承认自己谋杀了妻子和孩子。

2003年2月,在判决的前一个月,他突然承认自己杀害了妻子和最小的孩子麦迪森,但拒绝交代作案过程及原因,并且仍拒绝承认杀害了扎卡里和莎蒂。在庭审中,克里斯蒂安告诉法官是玛丽珍杀死了3个孩子,而他是出于愤怒才掐死了玛丽珍,并且试图说服陪审团。但是他的证词显然无法取信于人,扎卡里和莎蒂都是被淹死的,他明显在说谎,最终,克里斯蒂安被判处死刑。

之后的采访中,克里斯蒂安说出了一部分的实情,在他破产之后,丧心病狂的他掐死了正在睡觉的妻子和麦迪森,然后把他们装进了行李箱,丢进了大海,然后又把楼上的扎卡里和莎蒂带到更远的地方装进了睡袋扔进了海里。

2011年,克里斯蒂安声称自己不会上诉,愿意接受死刑,但要求在死后捐赠遗体。FBI专家指出,这显然不是他良心发现和忏悔,而是想要博取关注。他依旧试图躲避惩罚,法院已经禁止他公开发表言论和接受采访。在等待执行期间,他将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无论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

在采访期间,克里斯蒂安说自己杀掉妻儿是因为不愿意他们知道自己破产。但事实上,他的妻子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之所以杀掉他们的原因就是因为玛丽珍准备带着孩子们离开。在墨西哥被逮捕的时候,还能和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显然他没有任何的愧疚,他把妻儿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品,从事后的毫不愧疚和寻欢作乐就可以看出他并不是冲动杀人,被判处死刑也是罪有应得。

#创作挑战赛#​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人类首次拍到魔鬼()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