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

作者:张屯

“彼”与“七”之巧合多

 凡事本无上帝安排,但得承认“巧合”与“机缘”。且看代红伶、坤角老生、著名余(叔岩)派传人、世称“冬皇”的孟小冬,于一九〇七年冬月出生(一说为一九〇八年)。

 于一九四七年,她在上海大亨杜月笙的花甲寿辰堂会上演唱过被世人誉为“余派绝唱”的《搜孤救孤》后,从此即息影赋闲,告别舞台。

孟小冬

 于四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她随杜去香港坚尼地台栖身。后病入膏肓、行将就木的大亨居然与她补行了一个“婚礼”,从而成为大亨的第七房太太。

 一九五一年农历七月,杜月笙病死香港,孟即成遗孀。

 孟于一九六七移居台北,于七七年五月二十六午夜(又谓二十七日凌晨时分)卒于台北,终年七十岁。

孟小冬之《空城计》

 孟的祖父孟七,是谭鑫培同时代的文武老生,若再追溯下去,在孟小冬的身上,必然还有不少与“七”之巧。在下并非“好事”,而是于“探孟”过程中,偶尔见到它们“撞”到的笔头上来的。现顺录于此。

从她晚年供奉的两灵位说开去

 自杜月笙死后,孟小冬曾在香港寡居若干年,后因种种原因移居台湾。在港期间,据悉有些港台票友去访孟小冬时,发现,孟寓内所供奉的两台灵位,引人注目:第一台灵位供奉的是余叔岩。众所周知,孟是在一九三八年拜余为师的。余于一九四三年病逝。孟视师如父,故诚心为他设灵位。

 第二台灵位便是供奉的梅兰芳。

孟小冬与梅兰芳

 孟之“用心”,于此可见一斑。不难设想,一九五一年她与杜之“拜堂”,会是什么滋味。若说“夫妻缘分”,孟在心底里怕是不会认帐的。灵位既设,孟心也更昭然若揭了。况孟之最终成为“杜妾”,个中原委,也是一言难尽的。

 关于当年“梅孟”之结合,尽管孟在实际上居于“妾”位,但她却执有自圆其说之处。

 人所共知,梅兰芳的原配夫人为王明华。王去世后,福芝芳便成为当然的夫人。“梅孟”结合显然是双方欠思考的仓促之举,但当时的客观因素也是一个重要方面。就梅、孟双方论,梅比孟长十三岁,应负主责。但圣人难免无过,何况旧时伶界艺人。所以,这桩婚事不久即告“仳离”,也是不足为奇的。

 系妻”而“非妾”,孟之依据何在?

孟小冬与梅兰芳

 据孟自己声称:“……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共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参见一九三三年津沽某报所载的“孟小冬之紧要启事”一则)。

 以上“声明”,内中“名定兼祧”四字是个关键。在《舞台生活四十年》(梅兰芳著)一书中,曾记述了梅兰芳的姑母秦稚芬之妻的一段回忆:“先父死后,就是我大哥大嫂(即梅雨田夫妇)管家…我大嫂养了几个孩子,偏偏都是闺女,没有儿子。畹华(即兰芳)在名义上是兼祧两房,当初为了求得“梅孟”结合,那些好事的撮合人(世称“梅党”),就是以此为据,让“兼祧两房”成为“在理”的“名定兼祧”——这也就是说:福芝芳固然为夫人孟小冬也是夫人(嗣于兰芳之伯父雨田名下),俗称“两头大”。

孟小冬

 这显然是好事者为求得自圆其说是找来的一根“精神支柱,孟也因为信之而终究允婚,后又因失此“支柱”而声明“仳离”。

 在孟看来,她是因“名定兼祧”方与梅结合的。后来虽因名分顿失保障而“仳离”,但在当初一段“难忘”的岁月里,她与梅还是“夫妻名分”。据此,她有理由为梅设一灵位,以表昔日情愫。

 但纵观中国千百年封建社会史,上至帝皇,下至庶民,除却正宫、一正室外,余下皆为妃、妾,倘有例外,也是难以得到社会认可的孟生于那个社会中,又岂能“超脱”在外。可见她只能是梅门之“妾”而并非什么“夫人”也。

孟小冬与杜月笙

票界的喟叹与企望

 是非往往是让后人去评说的。从孟小冬的角度看,票界许多有识之士喟叹道:“她的第一步就错。”当年,她于平津只身抵沪,在上海大亨杜月笙与其妾姚玉兰催促与怂恿下,终于投身杜门,于四九年四月,又终于随杜去港,直至委身大亨,再次作妾。这就叫一错再错,如将她的“一错”视为“一失足成千古恨”,那“再错”便是“再回头已百年身”了。

孟小冬

 我曾于八六年见到过一份戏剧期刊发表的署名文章,认为:“梅孟”结合,是使孟免遭张宗昌“糟踏”,否则,孟就有可能成为张的“若干房姨太太”。据此看来,梅也就成了“行善”“救人”之举了。这显然是个糊涂观念。须知:“梅孟”结合分明是梅在生活史上的一次“失误”,也是不值得再提的某种“隐私”。为了让大师的形象更“高大”,竟将他的“失误”与“隐私”当作“侠义来揄扬,这是欠妥的,其效果是适得其反的。殊不知旧时为妾之苦,正是此亦“妾”、彼亦“妾”,多数终究是落得个“悲悲切切”的下场。

 又据票界一些耄耋(包括当年孟小冬于“挑帘”走红之时,曾追求过她的昔日的豪门子弟)回忆说:“比较起来,小冬平日的生活作风还是严谨的。诚如她自己所声称的“自幼习艺,谨守家规。虽未读书,略闻礼教。荡检之行,素所不齿。对于艺事更是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对她作“此妾彼妾”,终于导致了悲悲切切的悲剧性的结局,固然她自身应负主要责任,但也不可忽视她的悲剧的“社会性”。

孟小冬之《珠帘寨》

 在特定的社会环境里,孟小冬的悲剧,在很大程度上是带有并代表了那个社会里的许多坤角所遭遇到的悲剧色彩的。远的不说,且看她的要好姊妹露兰春、姚玉兰等不也是落得个“悲剧性”的下场吗?在昔日里,身怀高艺者,谁都想在舞台上演一个够、红一个透,纵然生活较富裕,但旦失却了舞台献演的机会,也就只能“孤芳自赏”空自叹。

 在表过她的“失误”一面外之,人们对于她的结局则深表惋惜。至于她的艺术,大家仍这样认为:她至今还是京剧史上的首席坤角老生!“冬皇”这一称号,是当之无愧的。

(《戏迷大观园》)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