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高层隐瞒了什么(人类高层隐瞒的秘密)

2020年的新冠疫情让全球迎来了一次关于公共卫生的挑战,这场疫情到现在仍在持续。

不过这也不是人们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在100年前就有类似这样的大流感席卷了全球。根据世卫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给出的官方数据来看,在1918到1920的两年间,这场流感起码造成了当时全球5000万左右的人死亡,而且根据各国专家测算,这场流感在当时起码造成了全球三分之一(当时的全球总人口在18亿人左右)的人感染,它就是西班牙流感。

(西班牙流感时期照片 图源自网络)

由于流感的名字取得十分简单粗暴,不知情的人或许会认为这场流感的源头就是西班牙。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当时的全球各国都处在一战中,没有人能够分心去探寻这场流感的发现地,而且当时战事胶着,身处漩涡中心的英法奥各国都担心因为军心不稳使他们少分一杯羹,当然战争贩子美国也不例外。因此每个国家都对此讳莫如深,但是由于西班牙在一战中是中立国,并不受立场的影响,可以对疫情进行讨论,为了方便口语表达,西班牙国内就把这次疫情称为西班牙流行感冒。

这可让那些正愁不知道往哪儿泼脏水的西装禽兽们抓到了机会,再加上当时疫情的传播已经非常严重了,西班牙国内已经有了800万感染病例,甚至国王也被感染,这就更方便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利用了。于是他们在报纸上大肆报道西班牙的境遇,就这么顺理成章把锅扣到了西班牙身上。这样的套路是不是像极了欧美各国在新冠初期到处甩锅的样子,只不过甩锅对象变成了我们而已。

西班牙流感零号病例发现地

一战结束后,各国都有空转头来调查这场流感了。事实是他们发现好像这场疫情的源头并不是西班牙。

1918年3月4日,美国堪萨斯州军营的其他人都在积极备战时,一个士兵昏昏沉沉地去医务室跟医生说他这几天脑中嗡鸣、吃不下饭、没有力气,但医生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多大的事,只把这名士兵的症状当成了感冒,让他拿了点儿药就回去了。

(西班牙流感时期照片 图源自网络)

当时这名士兵自己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之后的几天里,他仍然该去哪儿去哪儿。但是几天后军营出现了一批症状和这名士兵大致不差的士兵,此时医生和他们本人也还都觉得是感冒,这不过是严重一些的感冒而已。

由于最初没有人意识到这可能是流行病,也没有人做出了什么预防措施,于是很快这批士兵就糊里糊涂地死亡了,医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已经晚了。病毒的传播范围不仅仅是军营了,已经扩大到了港口、码头等,加上病毒的潜伏期,许多人都还在潜伏期的时候就带着病毒到了全球各地,包括但不限于英国、法国、奥地利等一战中心国,当然还有西班牙和美国对岸的中国,不过这时流感的致死率还不到2%,一战仍在持续。

流感的传播

前文提到,病毒已经在三月份的时候就在美国本土形成了一定规模,再进行大范围的传播就变得相当容易了。1918年三月底,准备在欧洲大干一场的八万美军士兵在法国登陆,美军才登陆不过一晚上,病毒就剥夺了法国海军司令部的指挥权。

(西班牙流感时期照片 图源自网络)

一个月之后的英国土地上,一支炮兵旅全人数的三分之一在48小时内全部丧失战斗力,又一个月,病毒传播到了背了好大一口黑锅的西班牙,同时迅速传播到德国、丹麦以及全欧洲。又过了一个月,病毒乘坐着邮轮漂洋过海到了孟买和上海。本以为能够幸免于难的岛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坚挺两个月之后也倒下了。

不到半年,病毒凭着他出色的旅行技能走遍全球,但这只是前菜,他要让人类放下戒心,让他们觉得这只是一场没什么问题的小感冒,就算是有什么问题,上帝也会给予他们救赎,事实是,许多人还没等到上帝给他们这个机会就去见上帝了。

(西班牙流感时期照片 图源自网络)

当时正是1918年的春天,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这场“小感冒”会变成死神的镰刀,割走数千万人的性命,而且这时的流感病毒也只不过是为它的长跑助力而已,任何一次一战战场上的得失都比因流感死亡的人数大得多,那些因病毒感染的少数人发出求救声还没来得及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就被战事胜利的消息掩盖了过去。

以英国为首的许多国家当局马上就发表了报道,宣布这场感冒已经灰溜溜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每日邮报》中写道:“这并不比感冒严重多少,不必太过于惊慌,重要的是要保持积极阳光的人生态度。”

然而已经蓄势待发的病毒已经修整好行囊,伺机给人类沉痛打击。1918年7月,一艘由法国开往美国的邮轮上爆发了严重流感,在邮轮准备紧急停靠加拿大的同时,法国本土一个军事基地内爆发的流感迅速使得5%的士兵魂归天堂,美国阿肯色的一支后备特遣队也爆发了流感,一直拖延到8月5日,美国高层才收到一封电报,写着:“这个流感具有像黑死病一样的破坏性!”

(西班牙流感时期照片 图源自网络)

比三四月更为严重的是,除了发烧腹泻之外的症状,还有一项更为令人惊骇的——患者面部出现褐红色斑点,呼吸急促,继而发生由面部扩散到胸口的皮肤青紫。严重的甚至不能辨别患者种族。

病毒拿着死神的镰刀快速地收割人命。

相比较于病毒的“高效率”来说有些人的反应就显得过于有些随遇而安了。在美国,军营里感染了病毒的士兵可以随意请假回家,高层领导人隐瞒疫情的真实情况,宣称疫情已经到达拐点,不会再有更多伤亡。

事实上呢,医疗系统击穿,当年当月美国死亡人数超20万,棺材铺的人连棺材都来不及做,医生到居民家里救治病人的时候看见旁边还放着一具尸体。

西班牙流感带来的影响

由于死亡人数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想,列几个简单的数据,一战从始至终的四年内造成共1000多万人死亡,而西班牙流感从发现以后的几个月里就造成了2500多万人死亡,而这还不是最终数据,在一战仍在持续的时间内美法两国每周都有上万人死亡,美国海军所有的伤亡人数基本都是因为流感,不过这几个同盟国还能靠着互相支援续命,单打独斗的德国在死了四十万人之后终于油尽灯枯。

于是一战终于以德国投降宣告结束。

当我们走出了新冠疫情的阴影再回过头来看往事时,发现两件事的走向有着惊人的一致,真正的罪魁祸首想着怎么甩锅,然后自己好作壁上观,不过如今墙都塌了,还怎么作壁上观呢?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人类高层隐瞒了什么(人类高层隐瞒的秘密)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