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话(苏北话乖乖隆地咚)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苏北很多地方把父亲唯一的兄弟叫“小爷”“大爷”,把父亲的大哥叫“大爷”,唯一的弟弟则叫“小爷”,如果父亲有好几个弟弟,则分别叫“三爷、四爷、五爷、六爷”,并不会把最小的叔叫“小爷”,这点很独特,这个叫法是跟北方不同的。比如我们泗阳县,读原广电部、文化部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对解放战争时期新四军的一些回忆录,原文就提到了“二叔,按家乡习惯我们称他小爷”,这里的小爷就是父亲的弟弟,也提到了“‘部队上的医生,26岁,江苏泗阳人,被敌人打了黑枪。’三爷凑上前去,一一作了回答。”这里的“三爷”则是指父辈堂兄排行老三。

文中也提到了山东人把他的父亲烈士抬回了江苏泗阳老家,到了山东枣庄附近的峄县,当地农妇大嫂说的方言“俺”,这在苏北最北部地区也这么叫,但沭阳、泗阳及再南向地区叫鼻音“吾”和“喔”。

文中提到了泗阳的习俗“烙饼”,文中他家人留山东人吃了饭,把一摞烙饼交给山东人当作干粮。“烙饼”是一种草锅烙好的圆饼,刚出锅时喷香,有点像陕西的馍,单吃又比馍更香,里面可以夹心:白糖、红糖、芝麻、玉米糊、马芹菜、梅干菜等等,各有不同风味,尤其是芝麻饼,又香又甜。王集圆饼在泗阳县内很有名,就是下面这样,我同学在家烙的饼。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苏北圆饼,可以实心,也可以夹心

但山东人执意不收烙饼就匆匆回程了,把烙饼留给了孙家。因为这些事,孙部长自小对山东人就有了很好的印象。

文中还提到了苏南苏北的区别:“苏南是新区,虽是鱼米之乡,一下筹粮太多,担心影响不好。苏北是老区,群众基础好,征、借结合,多作点贡献。” 可见苏北群众对解放战争的付出很多,筹到更多的粮,支持部队解放祖国。解放军百万大军渡过长江,其中就有苏北百姓支持的粮食。

这篇文章可以一窥1949年解放前后,苏北泗阳发生的一些事情。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泗阳大桥是孙部长题字

江苏省泗阳中学,校名也是孙部长题字。历任徐州市委书记、江苏省委常委、江苏省委副书记、江苏省宣传部长、国家广电部部长、文化部部长等职位。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2021年,泗阳中学考取清华、北大共6人,表现不错。

补充了一下原文: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苏北方言“小爷”“烙饼”——读原文化部长孙家正《母亲的1949》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苏北话(苏北话乖乖隆地咚)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