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门事件(患者打护士事件)

“我工作的酒店大概有200多名入境隔离的人员,我是12月3日进入这个酒店开始志愿者工作的,因为我们都是专班工作组的人员,在隔离期间是不能外出的,所以工作期间从未外出过。”12月25日,健康时报记者采访了人本月本轮西安疫情的1号病例向某。向某表示,近日看到有人造谣自己和护士开房,看到谣言后非常气愤。

西安1号病例被曝与女护士开房,当事人回应:看到谣言非常气愤

向某的隔离物资,受访者供图。

“隔离点时常有确诊人员,不确定什么时候感染”

“按照规定我们是两天测一次核酸,接触这些隔离人员的时候也都是2级防护,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进入隔离点工作,之前有过一次经历。”向某表示,刚开始看到我自己是阳性的结果后,无数次的问相关检测人员会不会是假阳,直到确诊,那会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个环节感染了。

向某是一位医学生,今年刚刚毕业,在找工作的同时在一家公益机构当志愿者,而这次是他作为公益机构的志愿者第二次入住隔离酒店工作。

“酒店里都是一些入境人员,所以时常能看到有确诊人员,但并不害怕,因为在学校里教我的老师们都是曾经去过武汉抗疫的人员,他们当时都不害怕,我也不怕。”向某笑着说到,现在我的身体状况好很多了,目前还在医院接受治疗,只有咳痰的症状。

“看到谣言后非常气愤”

12月12日,西安再次通报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为西安市雁塔南路紫薇永和坊子牛门诊部工作人员郭某。而本毫无关系的郭某和向某则被网上的一则谣言“联系起来”,随着郭某的确诊,网上渐渐传出“郭某、向某和12月15日确诊的杨某均为情人关系”的传言。

“12月20号,我在一个微信群里第一次看见这个谣言,但当时没有在意,结果2天后,大家都传了,当时就感觉这么多人相信这件事儿,并且为了所谓的流量编造这些内容,让我们在一线防疫的工作人员和医护人员真寒心。”向某表示,我接机后就没有出过酒店,造谣说我出去了,这点最让人寒心。

向某说,“我自始至终和紫薇永和坊子牛门诊部的护士都不认识,到现在也没有联系方式,我在社交媒体发声后,警方也很快的给我打来电话说造谣的人已经被拘留了,但是目前我的想法是等我出院后依然会上诉。”

“等我痊愈后,我会继续一边应聘医院,一边继续做志愿者,虽然这次被感染还被造谣,但是我依然觉得我现在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事情。”向某说。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护士门事件(患者打护士事件)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