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耶·兰斯基(梅耶·兰斯基私)

1907年,一艘蒸汽船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驶向西方,他们的目的地是遥远的北美洲,那里有一个叫纽约的地方。

9岁的查理·卢西安诺拉着父亲的手,遥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内心充满喜悦。他总听大人们说,这次出远门是要去美国寻找财富,摆脱之前的贫穷生活。可多年后他才明白,他们要到达的地方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修罗场。

壹 浮萍

20世纪初的纽约,在工业革命的催化下,城市经济迅猛发展。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大量投资和就业机会,吸引了众多国内外的移民前往。可在这车水马龙,纸醉金迷的繁华表象下,掩藏着大量没有保障、没有着落的移民群体。他们与老鼠为伴,在肮脏的贫民窑里乞活,他们只是这座城市运转的燃料,没人会关乎这个群体。查理·卢西安诺和父亲,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了这里成为了美漂。

初来乍到的卢西安诺父子,和老乡一起蜗居在城市角落里的贫民窑。白天父亲干体力活谋生,上不起学的卢西安诺就拎着破兜在大街上卖报纸,然后晚上一起回到那个用木板和伞布搭成的小棚子里栖息。

贫民窑里充斥着饥饿和暴力,人们为了各自的生存空间,会像动物一样开启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一群饥肠辘辘,缺少管教的半大小伙由于没有正当工作,便三五成群的做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卢西安诺也不例外,扔了手里的破兜就开始混社会了。他凭借着凶狠和睿智,迅速成为了他们这群孩子当中的老大,抢劫、偷窃、敲诈勒索成了他们赖以生存的营生。老话说的好,树大好乘凉,在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他带领小弟们拜了当时纽约的黑帮大佬之一阿诺德.罗斯坦的堂口,成为了阿诺德.罗斯坦手下的跑腿人。

西西里人的事业

查理·卢西安诺

人的成功往往不在于起点,而在于转折点

如果没有碰到下面这个贵人,卢西安诺一生也可能只是一个古惑仔。

就在卢西安诺带着小弟在贫民窑里砍砍杀杀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一个犹太裔的美国人,这个人不畏锋利的斧头,撑着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伸着脖子要让卢西安诺碎剁,这个举动简直是对打劫行业的羞辱。遇到这样的硬茬,卢西安诺微微一笑,他接过手下的斧子,抡圆了准备送这个人见上帝。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中国历史上常见的智者保命技巧出现了,这个人大喊了一句男儿欲成大业,不应如此对待智者之类的鬼话,这句话直击卢西安诺的心灵,他放了这位个头矮矮的,看起来略显成熟的人,并且待之如上宾,把这个人拉到到小黑屋里“促膝长谈”三天三夜,最终发现这个人奇货可居。于是两人相见恨晚,如胶似漆…….

好了说正题,卢西安诺结识的这个人叫梅耶·兰斯基, 《教父2》里面的海门·罗斯就是以此人为原型而创作的。1920年,美国出台禁酒令,限制酒类的出售。对于美国国内为数众多的酒鬼而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正规市场被禁的同时,地下黑市却得到了 飞速的发展。梅耶·兰斯基在遇到卢西安诺之前,就是与朋友本杰明·西格尔经营贩卖私酒生意。贩卖私酒的暴利使得各个大小帮派眼红不已。于是为了抢占市场而经常发生火并,兰斯基和西格尔生意也自然受到不少豪强的挤兑。可是天无绝人之路,兰斯基无意碰到了手里有“枪杆子”的卢西安诺,两者可谓是一见如故,一拍即合。兰斯基马上叫来了自己的小伙伴西格尔,声称要告诉他一个惊喜。

西西里人的事业

梅耶·兰斯基

三人见面,西格尔问:什么是惊喜?

兰斯基看了卢西安诺一眼说:惊喜就是,三天之后,我们出钱,老卢剿匪,顺便接上我们的腿。

三人哈哈大笑,一场伟大的事业即将诞生。

贰 苦肉计

随着贩卖私酒积累的财富不断增加,卢西安诺开始让有着不凡理财头脑的兰斯基开拓赌场生意,随后又染指妓院市场。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丰厚的回报让这个以卢西安诺为首的团伙迅速发展壮大,短短几年成为了纽约一股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

20世纪20年代开始,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发动对西西里岛黑手党的清剿,众多黑手党的徒子徒孙背井离乡,逃往了美国。移居纽约的这部分西西里人组成了以赛尔瓦托.马兰扎诺为首的黑手党犯罪集团。他们不断蚕食当地土著势力的地盘,最终引发了与旧有实力扛把子人物乔·马塞里亚之间的战争。双方为了扩充势力,都采取威逼利诱的方式想拉卢西安诺入伙。经过权衡利弊的考虑,卢西安诺拜了马塞里亚的码头。

马塞里亚的目的并不单纯,他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这个沉稳的年轻人,他计划分化卢西安诺的内部,来实现对这块肥肉的吞并。而卢西安诺也发现了这个阴谋,聪明的他决定将计就计。

在一次外出中卢西安诺被马兰扎诺绑票。经过非人的折磨之后,卢西安诺“幸运”的活了下来。从马兰扎诺手里逃回来以后,卢西安诺给马塞里亚写了一封信,上面的内容是与马兰扎诺不共戴天,希望自己用财富资助马塞里亚,共同灭掉马兰扎诺。马塞里亚看到后大喜若狂,立马安排与卢西安诺会面,商谈此事。他们相约在一家饭店碰面,没有防备的马塞里亚刚进到饭店,就被安排好的枪手做掉了。马塞里亚在临死的那一瞬间,才知道卢西安诺在这之前已经秘密投敌。

也或许这位大佬生前应该读读中国的《三国演义》,了解了解什么叫做苦肉计,也不至于被这么利索的干掉。

叁 和事佬

干掉马塞里亚以后,卢西安诺按照先前和马兰扎诺达成的密约,继承了马塞里亚的事业,双方签订了和平协议。名义上卢西安诺需要服从马兰扎诺。

吞并了马塞里亚,卢西安诺的势力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一跃成为全纽约数一数二的黑帮大佬。就在这时,昔日的街头伙伴,阿尔·卡彭遇到了麻烦。

阿尔·卡彭,早年是由意大利移民到美国,他和卢西安诺有着同样的美漂遭遇。年青时的卢西安诺和卡彭,就像初到上海滩的许文强和丁力,在别人手下充当马仔砍砍杀杀。后来卡彭被老大强尼·托里奥看重,在进军芝加哥时,把卡彭带走了。卢西安诺没有走,留在纽约拜在阿诺德.罗斯坦的门下,两人从此分道扬镳。托里奥来到芝加哥靠着私酒生意赚的盆丰钵满,跟随托里奥来到芝加哥的卡彭,凭借凶残的做派和对托里奥的忠诚而受到重用,成为了集团内部二号人物。如日中天的意大利人并非芝加哥的唯一势力,在金钱面前,芝加哥内的爱尔兰人也寻求贩卖私酒分一杯羹。这就造就了意大利人和爱尔兰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双方从小打小闹快开始,逐渐演变成对领导人的斩首行动。在激烈的火并中,托里奥被爱尔兰人刺杀,差点命丧黄泉。此后,吓破胆的托里奥决定把交椅让给更加凶狠的卡彭,自己逃回意大利颐养天年。年纪轻轻的卡彭于是成为了帮派掌门人。而此时的卢西安诺,还只是纽约某个大佬手下的小喽啰。

大权在握的卡彭开启了血腥报复模式,他用冲锋枪和手榴弹开路,杀的爱尔兰帮派人仰马翻,全国黑帮为之一震。卡彭由此成为新一代芝加哥教父。可这么大的动静也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搞经济不行的政客,搞古惑仔确是一把好手,为了弄出一点政绩,胡佛下令全国范围内扫黑除恶。政府的强力打压使得各路大佬纷纷觉得生意难做,便不由自主的怨恨起了这个惹事生非的芝加哥新任教父,都想欲除之而后快。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卢西安诺出马了,他找到卡彭,说服卡彭向政府自首,这样既能在牢狱里保住命,又能平各路大佬的内心的怨愤。卡彭接受了,因为他不得不接受,一方面政府开始调查他,另一方面,各派势力视他为眼中钉,时刻想要除掉他。此时对他来说,自首是一条不错的保命之路。

搞定卡彭,成功的避免了帮派间的一场血腥火并,卢西安诺这场外交行动赢得了各方的赞誉和支持。

肆 无间道

任何一个老大都不会坐视小弟的风头盖过自己。马兰扎诺也不例外,他看到卢西安诺的影响力逐渐超过自己,便打算清理门户。他悄悄收买卢西安诺手下,在卢西安诺身边安插间谍,以便获取必要信息。而这边的卢西安诺,当然知道马兰扎诺图谋不轨,他也收买马兰扎诺的下属,两人玩起了无间道。就等待合适的时机,给予对方雷霆一击。

1931年9月,马兰扎诺由于税务问题,遭到纽约市政府的调查,堪称卢西安诺身边小诸葛的兰斯基敏锐的看到了时机,他建议卢西亚诺秘密组建一个刺杀小队,然后在马兰扎诺被调查期间,让刺杀小队伪装税务局官员,混进戒备森严的马兰扎诺老巢,送马兰扎诺见上帝。最终这个计划完美实施,当月10号,马兰扎诺被刺杀身亡。

伍 我们的事业

除掉了两位黑帮大佬,卢西安诺当仁不让的坐上了纽约黑帮的头把交椅。

此时的美国国内帮派林立,杂乱无章。没有统一的协调机构,帮派间常常发生火并,这不仅削弱了帮派内的实力,也弄得社会乌烟瘴气,民怨沸腾,随之而来也就面临政府出手镇压的危局。卢西安诺深刻意识到各大帮派合则生存,分则灭亡。他构想了一份蓝图,来捍卫这份来之不易的事业。

1935年,美国芝加哥,卢西安诺召集全国黑帮大佬会议,这次会议上卢西亚诺建议组成黑手党全国委员会,由纽约五大家族担任委员,决议、仲裁一切黑帮大事。卢西亚诺的提议赢得了各位大佬的支持,美国的现代黑帮组织也由此形成。

这五大家族头目分别是:查尔.卢西安诺、朱塞佩.普罗法西、文森特.曼加诺、汤米.加利亚诺、约瑟夫.博南诺。

西西里人的事业

各路诸侯

他们作为黑帮的最高权利委员会,在黑帮生意、黑帮冲突、黑帮关系网等一系列关系黑帮发展运作的事务上采取协商仲裁的方式进行决断。这就相当于给黑社会编织了一个利益圈,大家在里面资源共享,有事好商量,俨然成为了一个小型联合国。

为了防止有人在利益面前破坏规矩,卢西安诺组建了一支一千余人的精锐暗杀小队,来惩治那些无视纪律的大佬 。凭借组织成员的精确分工合作,纽约黑帮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卢西安诺成为了纽约黑帮中的“The Top of The Mob"。

从一个背井离乡,食不果腹的穷苦儿童,经历九死一生的浴血拼杀,终于成就了今天的事业。此时的他,站在帝国大厦最顶层,俯视整个纽约的时候,想来必定会感慨万千。

陆 落幕

《教父1》电影里面有一段场景:

老教父科里昂对儿子麦克说:让那些大人物在幕后操纵我,这是我的命运。有一天我希望你能成为操纵那些人的人,比如科里昂议员、科里昂州长之类的。

西西里人的事业

《教父1》片段

黑手党再强大,也不能跟政府相抗衡。这些大佬即使再风光,还是摆脱不了沦为棋子的命运。很多时候对政治家而言,打黑是他们取之不尽的政治金矿,但在阴暗的政治角力背后,却又总少不了黑帮的支持。

1936年,新上任的纽约市特别检察官托马斯·杜威为了塑造一个热心于扫黑除恶,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清官形象,上台伊始就发起对卢西安诺的调查。他指控查理·卢西安诺操纵卖淫,最终把卢西安诺送进了监狱。

而卢西安诺也深谙这里面的利益关系,他没有选择反抗,甘愿做一块垫脚石,来成就杜威的州长之位。当然了对于卢西安诺而言,表面上是在坐牢,实际上不过是换了一个办公场地而已。作为回报,卢西安诺的家族生意自然而然会获得特殊照顾。

1946年,“坐了10年牢”的卢西安诺出狱了,他离开美国回到故乡意大利西西里岛,慢慢退出了权利的核心。16年后,卢西安诺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一代枭雄就此闭幕。

在卢西安诺离开霸主之位的几十年间,黑手党靠着森严的组织体系,在美国国内赢得了极大的发展。可潮水总有退却的时候,随着时代的发展,法治的完善,黑手党砍砍杀杀的作风渐渐被社会所摈弃。一派绅士作风的律师,他们虽然手提公文包,可所抢到的钱却比一千个拿着冲锋枪的悍匪抢到的钱还要多 。黑手党也由于政府的打压,大佬们死的死,抓的抓,从此不再辉煌。

时代变了,一切都变了!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梅耶·兰斯基(梅耶·兰斯基私)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