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先骏(秋收起义苏先骏三团)

1927年9月,毛主席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出任湖南省委的前敌委员会书记,领导了著名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从此走上了领导中国革命武装斗争的军事生涯,成为了建党、建军、建国唯一人。

秋收起义之前,毛主席从事过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和统一战线工作,却从未做过军事工作。但是,大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彻底警醒了中国共产党人。

在1927年8月7日召开的党的八七会议上,毛主席谈到军事斗争问题时,尖锐地批评了我党过去“不做军事运动专做民众运动”的偏向,提出“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毛主席的这一论断,后来演化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石破天惊!

1965年3月,毛主席在会见叙利亚客人时说:“像我这样一个人,从前并不会打仗,甚至连想也没想到过要打仗,可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强迫我拿起武器。”

毛主席领导的湘赣边秋收起义,开辟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找到了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1975年10月1日,病重的毛主席在床榻上向身边工作人员感叹:“这可能是我过的最后一个国庆节了”。接着他回忆往事,讲了一段故事——“这故事,你只有从我这里才能听到,哪本书上都没有。即还是上井冈山的时候,秋收暴动以后,我们连打了几个败仗。人不断地跑,连师长都不辞而别了,人心乱得很。当时,就有人说,‘还是散了吧,就这么几个人,能顶什么用?’”

这个师长,毛主席指的是余洒度。

革命最初的艰难程度,确实非常人所能想象。

1936年底,在延安的窑洞中,美国记者斯诺采访毛主席,在谈到秋收起义、井冈山革命往事时,毛主席非常遗憾的说道:“当时换了一个新的司令,后来他也叛变了。”

这个新的司令,毛主席指的是陈浩。

他是井冈山初期最高军事首长,元帅资历,因图谋叛逃被毛主席枪决

当年毛主席在湘赣边界发动秋收起义时,所依靠的队伍是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这个师的主力是卢德铭带来的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毛主席担任前敌委员会书记,负总责。起义总指挥是卢德铭,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师长是余洒度,参谋长是钟文璋。

结果,在上井冈山之前,起义总指挥卢德铭就不幸中弹牺牲了,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的参谋长是钟文璋在秋收起义的第一次的战斗中就逃离了战场,从此不知所踪。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师长余洒度则处处与毛主席作对,对革命前途缺乏起码的信心。

卢德铭、余洒度、钟文璋都是黄埔军校的第2期毕业生。

1927年9月29日,秋收起义余部到达了江西永新县的三湾村。

三湾村地处湘赣边区的九陇山区,是茶陵、莲花、永新、宁冈四县的交界地,如今因当年的三湾改编而名垂青史。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三湾的时候,原有5000多人的起义部队,只剩下不足1000人和48匹战马,且队伍组织很不健全,人员思想相当混乱。

当时,部队没有建立基层党组织,党不能切实掌握部队;雇佣军队的影响还严重存在;加之作战失利,连续行军,斗争艰苦,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开始动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改进部队存在的问题,不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不仅难以适应艰苦的环境,而且无法完成艰巨的革命任务。

为了巩固这支新生的革命军队,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毛主席在到达三湾的当天晚上,就主持召开了前敌委员会议,决定对起义部队进行整顿和改编。

为了提高战斗力,建设新型的革命军队,毛主席在到达三湾的当天晚上,就主持召开了前敌委员会议,作出了三个决策:1、整编部队。将原来的一个师缩为一个团,即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2、党支部建立在连上;3、建立士兵委员会,实行官兵平等。

“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对实现党对军队的领导,奠定了重要的组织基础。从此,我军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了。毛主席曾在《井冈山的斗争》中总结:“红军之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

参加过秋收起义的罗荣桓元帅后来在《秋收起义与我军初创时期》一文中总结说:“三湾改编,实际上是我军的新生,正是从这时开始,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如果不是这样,红军“即使不被强大的敌人消灭,也只能变成流寇”。

部队缩编后,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师一级机构便不存在了,余洒度的师长职务自动取消,但仍保留了前委委员之职。余洒度的铁杆苏先骏,原为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3团的团长,缩编后,这个团也不存在了,他的团长一直也失去了。余洒度与苏先骏都心怀不满,逃离了这支队伍,然后都投奔了国民党,做了可耻的叛徒。

原来的一个师缩为一个团后,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生陈浩任团长。

陈浩成了前委书记毛主席手下的第一号人物,也是秋收起义部队经三湾改编后的最高军事主官,这也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

此时的陈浩,手下人才济济,其中有后来成为开国元帅的罗荣桓,有后来成为开国大将的谭政,有后来成为开国上将的陈伯钧、陈士榘、张宗逊、黄永胜、宋任穷。

所以说,陈浩应该是元帅的资历。

他是井冈山初期最高军事首长,元帅资历,因图谋叛逃被毛主席枪决

这支队伍在毛主席和陈浩的带领下,于1927年10月上了井冈山。

井冈山初期,陈浩是这支人民军队的最高军事首长。陈浩是有一定的军事才能的,否则毛主席也不会看中他。

但陈浩此人品质不好,骨子里和余洒度是一类人,三观不正,尤其对革命缺乏坚定的信仰。

11月中旬,在井冈山立住脚后,毛主席派部队下山去打茶陵。

茶陵县今隶属湖南株洲市,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个以茶命名的行政县, 因地处“茶山之阴”而得名,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六县(茶陵、炎陵、宁冈、永新、莲花、遂川)之一,为新中国建立牺牲了5万余人,走出了25位开国将军。

此次战斗由团长陈浩指挥。

工农革命军很快就占领茶陵。第1团第1营的党代表宛希先派人把原在茶陵搞过工农运动的人找了出来,恢复工会和农民协会,并成立县人民委员会。由于这是第一次搞政权工作,没有经验,只能一切都按照旧政府的样子,升堂审案,收税完粮。

团长陈浩进城后,完全是旧军阀的作风,捞银子,搞女人,弄得乌烟瘴气。

宛希先派人把陈浩等人的所作所为向毛主席作了汇报。毛主席闻讯大怒,专门写信严厉批评了陈浩的所作所为。谁知陈浩的内心根本不听,对毛主席阳奉阴违。

对茶陵的新政权,毛主席明确指示,不能按国民党那一套办,要成立工农兵政府。11月28日,全国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成立了,由谭震林担任主席。

他是井冈山初期最高军事首长,元帅资历,因图谋叛逃被毛主席枪决

12月下旬,国民党军方鼎英、吴尚部进逼茶陵,茶陵危在旦夕。

鉴于敌我力量悬殊,宛希先等主张撤出茶陵,回师井冈山。而陈浩与副团长徐恕、第1团第2营营长黄子吉等人却因丧失革命信念,拒绝了宛希先等的正确意见,妄图假借将部队撤往湘南,乘机把工农革命军700多人拉向方鼎英那里去,方鼎英时任国民党军暂编第13军军长,他在黄埔军校任职时,与时为学员的陈浩的关系很不错。

丧心病狂的陈浩还下令拆除茶陵城东门河上的浮桥,妄图切断工农革命军回井冈山的退路。

宛希先一看不妙,迅即向毛主席报告了情况。

毛主席得知这一紧急事态后,12月25日从宁冈茅坪出发,火速前进,26日傍晚到达与茶陵城一水之隔的中瑶村。12月27日上午,陈浩率领南撤的部队先于毛主席到达茶陵大墟镇湖口。在这支部队将要离开湖口的严峻时刻,毛主席一行赶至湖口,传令他们开回湖口宿营。

当晚,毛主席在其住处主持召开连以上干部参加的前委扩大会议。会上,宛希先等揭露了陈浩一伙妄图叛变投敌的阴谋,毛主席当即命令逮捕陈浩一伙。

一直驻守在宁冈的第1团参谋长韩庄剑和陈浩也是一伙的,他铤而走险去救陈浩他们。当他半夜悄悄去关押房开门时,被特务连战士当场拿获。

前委决议将陈浩、徐恕、韩昌剑、黄子吉等人撤职审判。

这4人都是黄埔生,陈浩是第一期的,徐恕、黄子吉是第4期的,韩昌剑是第5期的。

12月29日,工农革命军在江西宁冈县砻市召开大会,毛主席列举了陈浩、徐恕、韩昌剑、黄子吉叛变投敌的罪行,下令处决了他们。

第1团第3营营长张子清代理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团长,代替了陈浩。张子清也是黄埔军校第1期的毕业生,军事素养很高,井冈山的武装斗争很快就迎来了新局面。

陈浩等做梦也没想到,他要投奔的方鼎英,20年后却毅然决然地投奔了我党!1948年,方鼎英在湖南沅陵、辰溪、安化、新化一带联络湘籍军界耆宿,组织“迎解军”——“迎接解放军的军队”,并拉起了3个纵队,为湖南的和平解放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方鼎英后被委任为四野军事顾问——为解放军唯一的野战军级别的军事顾问。后来,方鼎英还当过湖南省司法厅厅长、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刘继兴)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苏先骏(秋收起义苏先骏三团)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