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特鹰(哈斯特鹰吃人)

说起可怕的史前动物,你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霸王龙。感谢斯皮尔伯格,成功地用虚拟的疼痛,让我们忘记了血液和基因里残留的史前祖先亲历的痛苦和磨难,事实上,在智人生存的几十万年里,至少有5种史前猛兽是以我们智人和其它灵长类为食的。

恐猫

恐猫(Dinofelis)生活在500万-120万年前,体型大小大致相当于现在的豹子到狮子。根据发现的化石证据,恐猫拥有强大的颅骨,可以咬碎早期智人的头骨,专门猎杀灵长类物种,包括我们早期并不强大的祖先,如能人、傍人,以及猛犸象幼崽和乳齿象。想想那个时候,我们的祖先有多么无助,真的令人不寒而栗,而我们现在竟然还能存在,是多么艰辛和巧合的结果啊。

5种最可怕的史前物种,专门猎杀我们的人类祖先

硕鬣狗

大概所有人都听说过斑点鬣狗,非洲大草原上最让人恶心的物种,惯于使用掏肛战术,在其它动物还活着的情况下,就让它们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吃掉。即使是贵为兽中之王的狮子,见到斑点鬣狗,也不得不坐在地上,靠大地妈妈来保护自己的肛门。

5种最可怕的史前物种,专门猎杀我们的人类祖先

你可能认为对人类来说,斑点鬣狗是一种极为危险的存在,但斑点鬣狗可能会很谦虚,哪里,哪里,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史前亲戚——硕鬣狗吧。基本上你把斑点鬣狗放大到一头雌狮的大小,就会得到一只硕鬣狗了。这家伙生活在300万-40万年前的上新世晚期至更新世中期,拥有强大的下颌,足以咬碎人类的头骨。在欧亚大陆和非洲,科学家们都在史前人类的头骨上,发现了硕鬣狗咬穿的孔洞。

5种最可怕的史前物种,专门猎杀我们的人类祖先

短面熊

如果说灰熊和北极熊已经让人够恐惧的了,那么我们的祖先遇到短面熊的时候,内心一定是崩溃的。这种熊生活在1800万年到1.1万年前,站立时最高达3.7米,四肢着地也有1.8米,最重达1.2吨,是最大的陆生哺乳动物之一,和北极熊一样,可能主要是食肉的。

5种最可怕的史前物种,专门猎杀我们的人类祖先

短面熊

短面熊不仅体型庞大,它的奔跑速度可达50到70公里/小时,比博尔特每小时36公里还只能跑100米,再多一点就不行了厉害多了,这也让它成了史前时代的无敌杀手,甚至成年野牛都是它的饭团,就更别说我们娇小玲珑的史前祖先了。

5种最可怕的史前物种,专门猎杀我们的人类祖先

斯特

我们的史前祖先,生活非常艰辛,不但要经受陆地“步兵”物种的打击,有时还会遭遇精准的“空袭”,这就是地球上曾经生存过的最大鹰科动物——哈斯特鹰。哈斯特鹰重10到15公斤,翼展最大3米,一直以不会飞的巨大鸟类——重达250公斤的恐鸟为主食。它用锋利的脚爪抓住恐鸟的骨盆,用巨大的嘴巴攻击其头部和颈部,将其杀死后慢慢食用。

5种最可怕的史前物种,专门猎杀我们的人类祖先

然而随着人类的到来,恐鸟变成了人类最容易猎取的美味佳肴,被大量捕杀。哈斯特之鹰食不果腹,被迫转向了另外一种食物来源——毛利人的小孩,甚至成年人可能也是它的狩猎对象。

5种最可怕的史前物种,专门猎杀我们的人类祖先

噬人鳄

虽然我们现在要亲近鳄鱼,大多数时候只需要摸一下自己的皮鞋、皮带或提包,就可以获得极大的满足,尤其是路易斯威登什么的。但对于我们的远古祖先来说,和鳄鱼亲近可不是什么好事,是一生中最应该竭力避免的事情,尤其是噬人鳄。

噬人鳄又叫瑟布贾纳森鳄,生活在400-200万年前的肯尼亚,体长超过8.2米,比现存最大的鳄鱼尼罗鳄还要长2米。根据发现的化石证据,这种鳄鱼确实在史前时代猎杀过我们的远古祖先。这其实很好理解,史前人类的栖息地和它们高度重合,需要到河边饮水,几乎可以肯定,娇小的人类身体,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它一口吞下。

5种最可怕的史前物种,专门猎杀我们的人类祖先

你可能很难想象,我们的远古祖先在这些可怕的野兽面前根本不占优势,甚至成为了猎食对象,究竟是怎样活下来的,而这些野兽现在又到哪里去了呢?

一个简单的回答是,它们已经灭绝了,而且极有可能是被人类剿灭的。虽然人类在体型体力上从没占过优势,但在智力上,我们绝对是王者,独一无二没有竞品的王者,凭借锐利的工具和聪明的战术,这些所谓的猛兽猛禽完全不是史前人类的对手,这种非对称的作战以我们远古祖先的完胜而收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现在就没有物种在山洞和地层里翻捡骨骸和化石残骸,推断这个星球生命的演化历史了。

我们之所以说这些大型动物或猛兽猛禽,可能而不是肯定被史前人类灭绝,并不完全是因为证据不足,而是我们一直“觉得”证据不足——当你自诩为文明物种的时候,你当然不希望听到,某某物种又被我们写进地球的灭绝生命清单了。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想见你 » 哈斯特鹰(哈斯特鹰吃人)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